Karin

[罗路]原野之国(一)


※时代AU,庄园加平原设定,设定印象全部来源于秘密花园和唐顿庄园
※虽然是罗路前提,但由于路飞在此篇的年龄问题主要还是友情向
※抱着想看四岁路飞对十一岁罗嚷嚷以后要嫁给大哥哥的心情写了九岁路飞和十六岁罗关系慢慢变得亲密的故事(预备罪犯啊你
※罗的父亲为即将到来的出差做准备,然后他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值得信任的家庭……
※我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特拉法尔加医生一边合上书,一边朝列车窗外望去,那是一幅蒙蒙细雨笼罩着土地的盛景。

作为一个艾弗基的常客,他更是知道,这片看似荒芜的原野下究竟隐藏着多少白的、蓝的、各色的球茎,它们藏在看似荒芜的土地里,立志于来年冒出头吓你一跳。自然,这也是他那位老朋友引以为豪的。

“已经两年没有见面了啊!”医生自言自语道。他转头瞧了一眼坐在旁边座椅上,睡得正香的儿子,脸上的笑容就更柔和了些,“罗这小子!看来对乡下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呢。”

一想到从出生起就被仆人们照顾着,念教会学校,甚至儿时在印尼连穿衣服都从未亲自过手的儿子,医生便不由失笑。他心想,看来也是时候让那孩子自己独自生活一段时间,不然谈不上成为一个男子汉。

这次自己去印尼工作,顺便接回妻子与女儿,因此必须将罗托付给久未见面的朋友,说不定还是一桩好的契机。

此前为分离伤感,稍微想通了的医生坐在那里,重新翻开红皮书脊上印着“论病理”几个字的书阅读,而儿子罗则一直睡到了火车抵达站台。那时,怀表上的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八点,小雨停了,但天气还是阴沉沉的。

“你醒了吗?男孩。”一手提起行李,医生叫醒了罗,将毛绒绒的斑点帽子扣在他头上,“我以为你会要我再叫几声。”

“当然不!”虽然依旧睡眼朦胧,他回绝的心却很坚定,“我醒了。”

罗起身抓住父亲的手,并且分担了一部分行李,与医生一同下车。刚刚睡着时,这瘦高少年的脸孔看起来沉默内敛,清醒过来后,他意外的喋喋不休起来。

“事实上,爸爸,我十六岁了,你明知道我不会赖床的,那是一两岁孩子做的事情。”罗严肃的批评道。

“你说的对。这样看来,我要为刚才的选项道歉。”对待家中的长男,医生的态度一贯是像对大人般认真。

这一点与目前同次女远在印度的母亲截然不同,她很容易对罗产生过度的关心,只是当更柔弱的女儿出生后,母亲才从那种奇怪的焦虑中脱离。

听到父亲的话,罗点头,“你早该知道。”医生对儿子那副成熟过头的模样暗自叹气,却并未表现在脸上。

父子下车的这个站台,穿深蓝色制服和靴子的站长正提着灯四处巡查。

“请问,龙先生的车在哪个方向?”医生高喊道。

站长将灯提到眼前,“啊”了一声,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想必您就是特拉法尔加医生吧?龙先生的轿车就在站台外。”

他的手指着一个方向。

“谢谢!”被寒气吹打得直哆嗦,医生从包里拿出围巾,给罗围上。

等到二人出了小小的火车站台,他一眼便看见了靠在车上的老熟人,“原来是‘闪电’先生。”

医生与闪电打招呼,并为他介绍自己年轻的儿子罗。

“长得真精神。”闪电为医生拉开车门,又对一见到陌生人就表现得有些防备的罗说道,“虽然艾斯大少爷和萨博二少爷去学校念书了,但庄园里还有小少爷路飞。你们会玩得很好的!”

医生将行李放到车厢,跟在罗后面进了轿车。

负责开车的闪电是个健谈的人,更别提他与医生多年未曾见面,坐在旁边没怎么说话的罗只听他们的对话,也搞懂了自己即将借住的庄园的情况。

这座庄园的主人是蒙奇·D·龙——特拉法尔加医生的老友,他不常在家,似乎医生这次也没法见他一面。龙先生有三个儿子,还请了家庭教师,只是比较大的两位执意要去上学,剩下一个小少爷被留在家里接受家庭教育。

“他多少岁?”听到这里,罗发问道。

闪电笑了笑,“九岁。”

才九岁!罗思考着,“我可能不会喜欢他。”九岁的男生都是可怕到极点的调皮鬼。

听到这话,闪电哈哈大笑,“那可真是糟糕透顶。只是,你说不定会有点儿喜欢他的行动,因为在那个无聊的庄园里,那小子比什么都有趣。”

“真的吗?但我不是个容易喜欢别人的人。”罗肯定的说。

医生听得直摇头,“男孩,你得礼貌一点儿。”

“不不……”罗没回答,反倒是前排的闪电出声否定,“医生,这没关系!”

真是……读懂了父亲制止的眼神,只能在心里反驳的罗感到闷闷不乐。

然后,医生又和闪电开始谈天说地。

车内只剩罗一人有点儿郁闷的看着窗外。

轿车穿过平原,沿路能看到车灯照亮向远处奔跑的羊,还有灵活的、脑袋转来转去的小鹿。

原本神情郁郁的罗,很快被那些动物吸引了注意,他的眼睛在小鹿光亮的皮毛上看来看去。

闪电与医生从后视镜中对视了一眼,像是传达着“别担心”“这孩子总算精神起来了”的话那样,大人们心照不宣的继续对话。

在沿途看到鹿群后,庄园那绕着常青藤的白栏杆大门亦近在眼前,大门最上方有一盏玻璃灯。

罗打量漂亮的大门时,发现中间的栏杆挂着一块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木牌——“D兄弟之家”,最后标了三个小小的笑脸。

“这个家里有三个兄弟。”他心想,“没准真的很有趣,只是要等到另外两个人放假回来,小孩子太调皮了。”

进入庄园后,那里的草地和树木都明显经过了修剪,连灌木丛的排列也是有序的。罗注视着远处大房子的轮廓,即将要离开父亲、独自留在这儿的失落感让他如鲠在喉。

“父亲,您今天晚上就要走吗?”

医生无奈的笑了,“是的,罗,我是说,帮你放好行李以后,你得在这儿待上一段时间。”

他的手拍了拍大男孩的肩膀,像是某种交付责任,或者说鼓励的仪式,“好好适应,我会经常给你写信。”

罗瞪着父亲,郑重的点了下头。

父子都知道,这是男子汉之间的承诺。

大房子的轮廓愈拉愈近,轿车也终于停了下来。

敞开的门旁边,身材壮实的女人与下车的闪电耳语着。在招呼过罗与医生后,罗得知她的名字是卡利·达旦,闪电叫她卡利,这位卡利夫人是庄园的管家。

卡利夫人是个看上去不好说话的女人,瞧罗的眼神好像是在说“又一个惹事的小鬼”,但闪电离开后,领着罗和医生去二楼卧室的过程中,她还是详尽的为父子介绍了进餐室和图书室的地点,家庭教师的时间,庄园里的人事,包括一些不要去的地方。

谈起人事后,卡利夫人说,“……我说到哪里去了?花匠先生……我漏了什么?当然,这家的小少爷路飞。家庭教师讲课的时候,你或许会见到他,其他时候他喜欢在花园里捣乱,或者干脆去平原玩耍,他被平原上的动物们当成同类,或者敌人。路飞总是精力十足,从未对玩耍感到疲倦……”

医生转头看着罗,似乎在说“这孩子听起来很有趣。”罗则偏头不看父亲。

卡利夫人没有介意父子的私下交流,她推开楼梯往右数第三扇的木质门,示意医生将行李放在这里,“艾弗基常年下雨,或许每天都需要多穿衣服。”

罗发现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暖的房间,一面墙上挂着巨大的红色挂毯,上面是骑士与他的战马,而地板上几乎铺满了毛绒绒的地毯,灯火驻扎在墙壁上,照亮了最深处的角落。

卡利夫人去外面等候,医生则对罗说,“男孩,从现在开始,你得自己照顾好自己了。”

“我会的。但是父亲,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把我也带去印尼?”罗注视他的父亲,他的表情是如此的严肃。

“我也想着告诉你,”医生说道,“上个周,当地的局势忽然变得非常危险,没有工作证明无法入境和出境。如果有可能,我也想借着这次工作尽快接回你的母亲和妹妹。所以,你不能去。”

“我可以帮您,爸爸。”

“但是我和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妹妹都关心你的安危……你不会让我们多加一份的提心吊胆。是吗,男孩?”

罗皱起眉头,“……你是对的。”

“好了,”医生拍了拍他的斑点帽子,“我们会平安无事的。我保证。你只需要在这里适应乡下的生活,和那些鸟、还有鹿熟悉起来,说不定还会拥有几个好朋友,然后我们就回来了。”

“他说得对。”罗想,像每个还没有在社会上工作的家庭里的孩子,他佩服自己的父亲,所以一下子就安心起来。

“最后,来个拥抱吧,男孩?”医生说。

这是一个有力的拥抱,罗想,他会在这几个月独自一人的时候怀念家人的。

只是父亲离开后,罗却开始觉得主色系为红色的室内显得冷冰冰的,他关了灯,盖上被子。

“晚安。”

这是罗在庄园的第一夜。

>>>

隔天早晨,他在房间内的小圆桌上吃了早餐——大量的熏肉,还有咖啡和炸鱼,这算是一顿相当丰盛的早餐。在教会学校,首先需要满足合理的营养搭配,家里,学医的父亲和母亲都责备不吃蔬菜的孩子。

餐盘被女佣收走以后,罗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本学术书籍,准备用它来打发整个上午。明年他有一个重要的考试,一旦通过,罗将去那个著名的学府念医学专业,因此他很勤勉。下午,据管家卡利夫人昨天的说法,教师在那里,所以阅览室是开放的。

这个庄园的主人龙先生没有回来,罗无需和任何人打招呼,又或者接受嘱咐,因此他的时间是完全自由的。

“一直待在庄园里很无聊,听着,如果你要去平原的话,叫上路飞,他会很高兴给你指路,让你认识这个平原。”昨晚卡利夫人说的话浮现在脑海里。

“认识?”

“是啊……在他眼里,这座庄园外的一整个平原都是陪伴他长大的伙伴,春天开的花和天上落的雨都是平原发出的声音。索隆和娜美没有到庄园里来的时候,路飞能在那里奔跑玩耍一整天,寻找想象中秘密的财宝,无怪鹿们把他当做同伴,虽然路飞肯定是一只食肉的小鹿。”卡利夫人用责备又不乏自豪的口吻说话。

在罗的想象中,因此而勾勒出一个有着蜂蜜颜色皮肤,非常健康的男孩的形象,他甚至可能有些壮。

“虽然他的性格不是个讨厌鬼,但他的外表一定是。”

教会学校里那些拥有健壮体魄的捣蛋男孩,每一个都有着这样的脸,他们欺负同学,无恶不作。而罗虽然很高,又很擅长运动,却对恶作剧或者参加整人活动毫无兴趣。他觉得那些男孩太幼稚,理所当然的,按照罗活到十六岁的常理,他认为自己也不会喜欢这个庄园的小少爷路飞。

但当怀表的时间指向一点,他去到阅览室看书时,坐在丝绒大脚凳上的小个头男孩却叫他吃了一惊。

那男孩看上去很健康,手脚线条纤细漂亮,像头小鹿,嘴巴抿起来的时候显得尤其固执。他穿着毛茸茸的红白条纹外套,背后背着一顶草帽,双腿一下下在空中摇晃。

罗一走进来,男孩的眼神就在他身上打转。他一下子看向罗那顶绒绒的斑点帽,一下子看着自己的草帽,似乎是在做对比,然后又好奇的瞧着罗手上的纹身,并且两眼放光。

“这真酷!”最后男孩指着那个纹身相当自然的朝罗搭话,“我是说,我的哥哥艾斯手臂上也有这个,但他不允许我也弄一个。”

罗抬起手,“如果你有碘酒和纹身针,我能做这个。”

“是吗,你真厉害!”

“我在学校时,他们有时候会拜托我做这个……”

“他们?”

“啊,”罗嘲道,“一些不喜欢学习,却还是被逼迫着呆在那里的呆子笨蛋。”

听到这里,男孩的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但他还是嘻嘻笑着,“是吗?听起来好糟糕呀。”

罗继续和他聊天,二人做了自我介绍,他才知道这家伙就是那个路飞。但罗没有感到太生气,因为这个初到庄园的少年很快觉出面前男孩的真诚来——他没有一丁点儿装模作样的架势,而且当说起这个庄园时,路飞对番红花这一话题滔滔不绝,而自然,恰巧是罗不了解且有些感兴趣的。

因此,罗极快的和对方熟悉起来,即使之前的事让他稍感别扭,但面对这样一个轻快的、阳光的男孩,他也不由放松了态度。

于是被用亲昵的口吻喊“特拉男”时,罗也最终接受了。

他称呼路飞为“草帽当家的”。

另一边,下午四点钟,当达旦领来路飞的法语家庭教师,她意料之外的发现那个昨天才到这儿来,并且满脸阴郁的小鬼似乎已经很适应这里的生活了,他和路飞交谈,表情也温和起来,好像在短时间内就变得和路飞一样友善而且热情,这让达旦惊讶的挑起了眉头。

但事实上,罗见到路飞的老师后便退出书房,临走前,他对着达旦打招呼的态度还是充满了工业城市式的冷淡。

“装模作样的小鬼头。”她在心里想。

只是看到盯着罗背影猛瞧的路飞,她又无可奈何起来,这家伙总像只很容易就能亲密起来的小狗仔似的。

——TBC——

评论(9)
热度(26)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