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康纳/你]凯普莱特与蒙太古

战争路线后
硝烟中开出的爱之花,请用心呵护

01

驶过漫长的洲际公路,你抵达了距离仿生人之都底特律三十分钟车程的小镇。

仿生人革命之夜后,这里成为了美国政|府和仿生人政|权的灰色地带,依然有不少人在这里讨生活,其中包括社会边缘人士,还有一些建立了亲密关系的人类与仿生人,他们既不容于普罗大众的社会,也不被仿生人的小型社会所接受。

而这些人多半不会随意攻击过路人,你深知这一点,预备在小镇补充食物和水,而后继续你的公路旅行。

为了得到新小说的灵感,你独自一人上路离开华府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月。

你抵达小镇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开车逛了一圈以后,你发现这里说是小镇,其实也有发展成大都市的趋势,而且在这里,人类和仿生人非常自然的相处着。

比如走在路上手牵手的男仿生人和女性人类,还有像是家庭成员一样的人类和仿生人一边提着超市的购物袋一边聊天。

你对这种和谐的场景感到愕然无语,根本没想到有这么多的人类和仿生人能够在一起顺利生活。

你的脑海中瞬间构思出一部小说,讲述充满硝烟的两个政体,以及他们之中,一个乌托邦式的城市,两个国家的爱人亲人们在这里相聚,祈求和平,美好的糖衣下却注定包裹着破灭的结局。

这是一个绝妙的想法。

你当机立断,决心留在这个小镇。

判断得失后,你立刻租了汽车旅馆的单间,然后开始在网络和社区寻找长期的出租信息。

虽然你是单身女性,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女室友,但你留在这个小镇,根本原因是为了写作,那么更好的选择是和正在同|居的人类和仿生人合租。

你是一个小说家,认识的朋友也多是行为不羁,身边的朋友常有与仿生人恋爱的艺术先锋,更别提不少被仿生人带大的小孩,彼此之间比亲生父母关系更好。

不需要你司空见惯的爱情,也不需要司空见惯的亲情,你想找到关系更特殊、更沉重、羁绊更深一点的人和仿生人,这有助于你了解他们更多方面的心态。

麻烦的是,怎么才能找到一种特殊关系呢?

你不由为此感到困扰。

只是当你专注于自己的个人问题时,一桩糟糕的事发生了——住在你旅馆房间隔壁的男人走私红冰,连人带货一起被警|察抓|住,但麻烦的是,这个红冰贩子的同伙逃跑了。

而且,当时正在旅馆大厅浏览平板的你和一直在前台老板娘疑似是唯一的目击者。

在警局,负责询问你的是一个年纪不小的中年警探,汉克,不少警员都叫他警长。汉克警长的眼神锐利,对你的态度却很温和,也很随意,“你没看到那个人的脸?”

你描述道,“是的。他用兜帽遮住了自己的脸,但他看上去很瘦。”

“瘦……?”

你回答,“是的,感觉肩膀很窄。”

问话的同时,可能看出你的不安,汉克给你端了一杯热咖啡,你笑了笑,温声向他道谢。

另一方面,座位在你坐的椅子旁边,汉克的搭档,仿生人警官康纳的安慰也让你放松不少。

即使在仿生人之中,康纳先生也算非常英俊,有着一双深邃吸睛的漂亮眼睛,虽然毫无疑问,他有一点与众不同。

仿生人革命成功后,不少仿生人都刻意和人类靠拢,他们会进食,睡眠,少用一些人类没有,自己有的功能。可康纳完全不介意这些,他很坦然的展现出自己作为仿生人的一面,比如用舌头去尝毒贩留下来的包裹上的蓝血,然后也坦然的被汉克大吼“不要那么恶心!”

汉克忙着调取查阅一些资料,俊美的仿生人警官康纳则坐在你旁边,非常自然催促汉克,“警长,快一点,我已经读好了。”

你看到汉克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康纳,然后中气十足的骂了一句“去他|妈|的安卓!”

目送汉克的背影进入警长室,你由衷的为这对警官搭档有趣的相处方式露出笑容。

你正稍稍放松心情,只是,当你侧身想从包里拿出手机的时候,你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头的康纳正在好奇且专注的盯着你,他的眼睛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

你感觉脸上有些烧,连忙转移视线,伸出手道,“你好,我是○○。”

康纳简单的握了下你的手,绅士的很快放开,你发现他介绍自己的方式颇具仿生人特色,“我是康纳,小镇警局的副警长。”

想到这里,你有些失笑,康纳则带着一种很古怪的困惑表情看着你,他歪头歪得有些太过。

你用手背推了一下他右脸边的空气,暗示他不要在这么夸张的歪头,又在仔细思考后,认真解释道,“因为仿生人程序设定介绍自己就是‘我是谁,什么职责’,我以为,当你们自|由之后,会……”你耸耸肩,“不去和程式设定的表现相同?”

康纳的LED显示灯短暂的变成了黄色,这是他在思考的表现,他说,“可是那很有效,是简单的自我介绍方式。”

“但是很多仿生人都不愿意再用,”你若有所思,“你很不同。”

康纳这次的显示灯变成黄色的时间延长了很多,他非常认真的回答你的疑问,“我认为是他们太排斥变回机器了。”

“看见是有值得信任的人给了你认可……”你发现这个幸|运青年身上无法体现出仿生人社会动荡的内在,但看着美好的事物,你也觉得心情平和宁静。

可能是被你的表情所感染,康纳也露出了一个对人类来说有些僵硬,对仿生人而言却足够柔和的微笑。

你觉得那很可爱,或者不如说,正是那种不熟练的笑起来的笨拙显得他更加可爱。

“我想……”

这时,你看到康纳办公桌另一边的警局过道上,转角处,旅馆的老板娘正和警员争论着什么往外走。

老板娘的视线偶然落到你身上以后,她那满是倦意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并且急忙挤到康纳的桌前,“你知道毒贩跑了吧?我准备先离开小镇,费用可以给你退全款。”

你应承了对方的这份好意,并且担心的问,“你还好吗?我这边没什么,住的地方再找就可以了。”

得到你的许可,老板娘的笑容明显轻松了很多,她说着还好还好,谢绝了警员的跟随,独自一人往警局外去了。

和老板娘对话的中途,你侧头注意到,康纳一直在很专注的观察你,额角的LED显示灯也保持着代表思考的黄色,你哭笑不得,问他,“警官,你在想什么?”

康纳的目光还是没有移开,他的表情显得很正经,“你在找住所吗?”这时候,他的灯还保持黄色状态。

你不由开始怀疑康纳的镜头是不是坏了。

你回答,“是的,因为我准备在这里写作,我有一些灵感,想找到一对特殊的同|居人,也就是说,特殊关系的人和仿生人。”

康纳重复了你的用词“特殊”。

你解释道,“是的,不是爱情,也不是亲情,一些其他的特别的纽带,像是……”

意识到某些事情,你一下子转头,和康纳对视,不知怎的,你觉得这个没什么表情的仿生人青年好像有点高兴,但你最终还是说完了自己的话,“……你和汉克。”

“你们是一对同|居人吗?”你惊讶的问。

康纳点头,看得出来他在措辞,“我和警长是朋友,还有搭档。”

“也有一点像父子。”你补充道,惊叹着看康纳,“你真的很特别。所以……”你微妙的说,“你们缺一个室友吗?”

康纳的额角极快的闪了下黄灯,“没问题,我和汉克一直在需要合租人。”

康纳说话咬字一直过于的板正,显得声音清晰,被路过的一个警员听到后,这个白人警|察憋笑着凑到他面前说,“上次那个合租人走了以后,警长不是说再也不需要找来一个将房间弄得更乱的人了吗?”

你惊讶的看了康纳一眼,康纳也保持着正常的表情看着你,简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而另一边,可能是听到动静,你注意到汉克警长往这边看了看,于是那个揭穿了康纳的警员上去和他聊了几句。然后,汉克瞪了下那个警员,又瞪了康纳,对你更大声说,“那是屁话。当然,我们随时在找合租对象。”

汉克说完那句话以后,你隐约听到气氛严肃忙碌的警局中响起了警员们的笑声。

而康纳则非常认真的说了句,“谢谢你,汉克!”

过于直白的仿生人式反应让警局的大家笑得更大声了。

02

你和康纳、汉克的合租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你们过得非常愉快,警官们的事情有时多,有时不多,但他们无疑都是很有趣,很可爱的警|察,相处过程中,你觉得自己可以适当的写出更多的人性闪光点。

你也乐见这种转变。

你写的小说描述阴暗面居多,是因为你的父母都是政治家庭,你对那种东西耳熟能详。

这次外出旅行前,他们甚至有意向向你介绍一个“足够优秀”的男人。

“我认为现在不是流行家族婚姻的中古时代。”听了你的故事以后,康纳评价,他面前的盘子放的是仿生人食品,可降解无危害。

你笑着看他,“但专|制的父母依然专|制。”

汉克坐在旁边,打哈欠的吃着他的意大利面,中途差点将脸栽倒食物中,惹来你和康纳的注目。

这是你住进康纳与汉克家中第一个周末的早晨,你准备了大家的早餐,而汉克则是被康纳以养生作为理由强行拉起来吃早餐。

相扑趴在你的脚边,吃的是你前几天去超市挑选的口味,它好像觉得那还行,吃相颇为认真。

康纳吃完了他的早餐以后,一板一眼的离开餐桌,推回凳子,将餐桌上的花换成了他昨天买的新鲜干花。

中途,康纳注意到你贴在冰箱上的备忘录,侧身说起一件事,“○○,你每个周末上午都会去超市买食材吗?”

你点了点头,同时,汉克似乎被面噎了一下,人也清醒了不少,他转头看了一眼康纳,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吃他的意面。

你看见康纳闪了几下黄圈,他在思考某些事,“事实上,我也有想买的电器,今天我能和你一起吗?”

你自然不反对这件事,笑了笑,“没问题。”

你吃完最后一根熏香肠以后,开始帮助康纳收拾厨房,他负责洗碗,你负责整理食材和调味品。

汉克将盘子放到了洗碗池旁边,但他也没有回去睡觉,你感觉他可能有一些话想和康纳说。

等到你们一同出门,汉克来送康纳,你刻意走在很前面,至少是一个听不清后面的人说话的距离。果然,你稍微回头,就能看见汉克似乎有一些事情要问康纳,而康纳也不知道回答了一些什么,你还看见汉克欣慰又嫌弃的锤了锤他的肩膀。

你不确定那是不是老爹对儿子终于开窍会泡妞的感慨。

你这样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你旁边的康纳主动接过了你的购物篮,并且朝你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可能是因为仿生人们都在学习表情的关系,他们会刻意调整声音的大小,甚至于嘴角的弧度,但一不小心,看上去会有点蠢。

你正脚步轻松的朝前走,见此被逗得也笑了起来,不禁握拳想要挡住过于灿烂的表情。

康纳歪头对你的举动表示不解,这次,他偏头的弧度就轻微多了。

你惊讶的发现他有懂你之前的暗示。

你对康纳的学习能力感到赞赏,然后你注意到对方一直在盯着你的脸,“怎么了?”

“你的脸色苍白,推测是因为感到寒冷。”康纳公事公办的说,然后轻轻抓|住了你的一只手,温柔的牵了起来,放在他自己的大衣兜里。

康纳和你的手指交缠在一起,你能摸|到他不同于人类的光滑肌理,甚至感到他皮肤的温度在持续上升,最后康纳还问你,“这个温度可以吗?或者你想要再升高?”

你笑着摆手,“不需要再升高,可以了,康纳。”

被仿生人青年坦荡的撩|拨了一下,你很久没接触过这样直率的人,不由感到新奇有趣。

看你笑眯眯的,也没怎么生气,康纳相当直白的对你解释道,“实际上,我有在杂志上了解恋爱的具体过程,他们说,虽然没有交往,但是适当的肢体接触是可行的,而且○○你感觉很冷,对吧?我认为这是一种双赢。”

原来对方真的是在追求你,只不过表现得与众不同。你轻轻瞪了他一眼,又自然的笑出来。

康纳可能也看出你根本没生气,他愉快的转头,吹起了一首口哨歌,你听得出来,那是你某本小说主角的角色曲旋律。

吹完以后,他一副等待夸奖的样子看着你,你从善如流,也吹了声口哨表示赞赏,“康纳,你也看我的小说吗?”

康纳点头,“我一直喜欢你的小说和诗集。”

你感觉有些好笑,因为你还记得汉克向你说过第一次见面后,康纳就向他声称自己喜欢重金属音乐。

你不由冒出来一些探究青年警官的想法,“如果是康纳的话,最喜欢我的哪一本小说?”

爱情故事,还是社会小说?

出乎意料的是,康纳说了你没想到的答案,“卡尔。”

你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卡尔》是你最晦涩的一本小说,就连你本人看了,也难免心情压抑,想起为了筹备素材,在美俄开战的北极生活了一年的事。

卡尔这个名字指的是主角,一个最普通的负责监管仿生人的人类士兵。

他与自己管理的仿生人们为胜利击掌,为久违的家信而快乐,会为并肩作战的仿生人的残骸悲伤,在和明知听不懂自己说话仿生人们沟通时感到孤独,是无数底层士兵们的缩影。

当然,小说的最后,孤独的卡尔没能够活着回美国。

康纳继续说,“那个时候,还没有具有意识的仿生人,但你已经写了他们之间的友情。”

“那很好。”

你觉得康纳认真的描述着那本书的口气很可爱,“我没有那么伟大,能在那个时候预测到你们会产生灵魂。那都是因为我曾经有一个朋友,比起由激素产生情绪表达,他通过逻辑思考产生情绪表达。”

“听上去像仿生人。”康纳侧头看你。

你真诚的表示赞同,“是的,很像。但我不认为他和父母,还有朋友们的情谊是虚假的,所以我也愿意在卡尔中描述人和还是机器的仿生人之间建立的一种,感情联结。”

你看见康纳的LED灯变成黄色,柔和的在黄蓝之中闪烁了几下,“谢谢你能相信这个。”

看得出来,你的信任带给了这位在成为人类方面初出茅庐的仿生人青年一些正面的情感反馈。

你感到非常高兴。

你没有强烈的政治立场,只是对有趣温和的康纳很有好感而已。

所以接下来,你们这次外出购物,从出门到回家,氛围一直显得相当轻松自在。

03

合租生活舒适,你小说连载的进度也不慢,你的编辑因此夸了你好几声。

她最近将自己手下的几个作者转给了其他编辑,只带你一个人,你得知这件事以后非常惊讶。

“你不知道,最近华府戒|严,我总感觉他们想要战争,不管怎样,我现在只是想在家办公。”编辑苦笑着说。

你发现不少人和你不同,你感到了他们正在切实的为战争焦虑,包括这个乌托邦式小镇的其他居民。

尤其是在反恐特警以拆|除炸|弹的名义进驻这个小镇以后。

中午,你为汉克和康纳送午餐,却在反恐特警们频繁进出的警|察局看到了一个熟人,“艾伦叔叔。”

你惊讶的发现你父母的好友艾伦正在警局内,他是一名反恐特警,因为汉克的办公室四面都是玻璃,一切都看得很清楚。而且,艾伦就站在汉克办公桌旁边,二人正在商量着某些事,康纳则在一旁翻阅资料。

你连忙上前,给汉克递上午餐,他拿走了自己那份三明治,将卷饼丢给康纳。你给康纳做的是墨西哥卷饼,他昨天晚上对你说,自己想要尝试卷饼的味道。

艾伦一开始没有注意到你,看得出来他非常的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直到你不太好意思的和他打了声招呼,艾伦才惊讶的哦了几声,脱下手套轻抱了你一下,并且诧异的问你,“○○,你为什么不在华府呆着?”

艾伦说话的同时,你余光扫到汉克警长不仅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还特别看了眼康纳,而康纳的表情似乎更加放空了,如果你没看到他的LED显示灯变黄的话。

“你又想像上次那样?”见你摆手笑着,一副打算混过去的样子,艾伦一下子皱起眉头。

他对汉克打了声招呼,中途夹杂着“这是我老朋友的女儿”和“她和我们一起合租”这样的寒暄,一边和你一同走出办公室,一边用十足严肃的口吻说话,“又是为了寻找你的小说素材?为什么你总是以身涉险?有一次炮击后,你的父母差点以为你死在了北极。”

你向艾伦解释,想与长辈取得一些共鸣,“但是,小说是我的事业,就像艾伦的工作,不也很危险吗?”

艾伦似乎察觉到之前你和康纳有时视线交错,他敏锐的强调道,“你和那个仿生人在约会吗?那么现在就不光是你的父母,还有你的……爱人,”说到最后一个单词,艾伦的神态有些别扭,“总之,如果你身处险境,最伤心的不会是你,而是和你最亲密的人。”

你想张口解释自己和康纳还不是那种关系,但你最终还是没有把一切分得太清楚。

而显然的,艾伦也理解了你不做解释的举动,他有些挑剔的转头看了康纳一眼,但还是没有对你们俩的关系做出评价,看得出来他有更迫切的某些愿望,“○○,你应该回华府,这里太不安全了,今天是恐怖分子往周围安装了炸|弹,幸好被警|察发现,明天又会是什么?你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你没有被艾伦的三言两语动摇,他最后离开去继续办公事,你也依然态度故我,悠闲的问他晚上要不要一起用餐,然后意料之中得到了一个事情太多,没时间的回答。

最后,你只能带着遗憾,拎着空空的食盒出了警局。

只是晚上的时候,你才发现艾伦给你惹了大|麻烦。

——他告诉了康纳你差点在北极现场丢了性命的事。

你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讨厌仿生人的艾伦会突然对康纳推心置腹,但最终他就是这么说了,似乎还是以家长的身份语重心长的劝告,或者说警告了康纳。

所以汉克回家后,第一句话甚至是在卫生间含|着牙膏大吼“见鬼的,拆炸|弹现场可不是女婿考察!”

站在客厅里的康纳的语气则非常平和,他侧身解释道,“事实上,艾伦队长不是○○的父亲,他只是○○父亲的老朋友。”

卫生间里马上传来一连串脏话,你从中听到了几个十年前流行过的骂人词汇。

到这里,抱着枕头看电视的你才发现汉克和康纳的对话和你有关。

你意识到艾伦绝对做了什么,不禁哭笑不得,康纳却突然上前询问你,“○○,我可以和你打好关系吗?”

康纳说话总是板正而音量很大,洗手间的汉克明显是听到了,你甚至还听到警长骂了句“什么年代,难道他这都能得手”,而后,老警长径直回了他的卧室,并且在关门前对你们说,“你们谁都别来打扰我。”

说着他就砰得一声扣上了门。

剩下你和康纳面面相觑。

你完全被汉克逗笑了,也顾不上探究艾伦做了什么,而是说着“可以”,先向旁边坐,给明显有话说的康纳挪了一个位置。

你此时差不多猜到艾伦可能对康纳说了一些你过去差点丢了性命的事,想让康纳来说服你。你讨厌说教,但并不讨厌康纳,于是笑眯眯的考虑着自己需要先制止他说教,防止你对康纳好感度下滑,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结果出乎意料,康纳并没有说教,他坐下以后,将脸靠得极近,手指则虚覆上你的面颊,略低头询问,“这样可以吗?”

你甚至能感受到仿生人青年掌心隔空传来的温度。

你和康纳的眼神绞缠到一起,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含|着的些微怒火甚至让一切更加生动,你情不自禁的点了下头。

康纳的手真正触碰到了你的皮肤,他抚摸你的两颊,又让你的手落在他的脸上。

你听到康纳的笑声,像是从喉间溢出来的一样,他说,“你很柔软。”

而你触碰到的康纳的皮肤,相较于人类皮肤,感觉上更加坚硬一点。

康纳那干燥,因为没有纹路,较之于常人更光滑的掌心继续下移,似有若无的触碰着你脖颈上,流弹擦伤留下的痕迹。

他扯开自己的衬衫,指着胸腹之间的一片光滑肌肤,“这里,曾经被别人扯出核心……而只是流弹,就会给你留下永远的痕迹。”

你看着康纳鼓励的表情,犹豫的用指尖碰了下康纳指着的地方,可能是看出你感到心疼,康纳稍微松开了揽着你腰部的手臂。

“康纳……”你抬头看他。

康纳则毫不介意的说,“○○,人的生命比仿生人脆弱得多。”

“你得珍惜它。”

你感到自己的心变得很柔软,于是你附上了他的唇,手臂则轻轻环着康纳的脖颈。

这是一个情人之间的拥|吻,又亲密,又热切。

暧昧而滚烫的氛围促使你和康纳更多的贴近彼此。

伴随着康纳与你的身体更紧密得揉合在一起,你们像藤条一般纠缠着彼此。

康纳那柔软的嘴唇雨点般落在你的身体上,炙热的手掌揉开你僵着的身体部位,直到你浑身无力,只能躺在他的身体上。

你化成了一滩水,只能不停的受他挞伐,喘息着试图抓|住些什么,唯恐被情|欲的潮水溺毙。

这是一个暧情洋溢的夜晚,一切都很美好。

除了隔天早上,汉克十分困惑的发现,沙发上的沙发套不见了,而是洗干净以后被挂在了阳台上。

FIN

评论(14)
热度(105)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