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雷夫/你]一次邂逅

含捏造剧情,请注意

01

你目前生活的这个城市,叫做底特律,一个高科技的智能都市。

半个月前,失业危机带来的金融泡沫不幸的使你离开了那份人人艳羡的岗位,但最后,你也从华尔街带走了多到足够你不工作也能挥霍的存款和能源公司的分红文件,并来到了底特律。

在这里,仿生人推广非常成功,虽然某些为了在言论海洋中脱颖而出的报纸上称其为滥用,但你还是被那种气氛感染,开始思考自己是否需要一个仿生人。

你居住在富人小区,独栋别墅,家居装修都是高智能类型,一个手表就能控制所有的家具,所以普义上,其实你并不再需要一个仿生人。另一方面,你认为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出门跑步,去超市购买新鲜食材是很有必要的。

但不排除某些麻烦时刻。

“砰——”

你握着枪,击倒了躲在书架后的小偷,他倒在地上痛苦呻吟,你看到他手里,你最喜欢的铂金项链滑落在地面上。

警车的声音在两分钟后响起,年轻的黑人警官很快将非法入侵的小偷羁押出去,他开始了解情况,而你也从容的叙述了自己发现入侵者的过程,并且开口试图了解这里的治安状况。

警官遗憾的说,“事实上,因为失业率太高,治安也只能尽力维持在某条线以下。”

对此,你表示理解。

你犹豫的说,“是不是购买一个仿生人看家,会好一点?”

警官给出了正面的确认,“是的,他们确实更加尽职尽责,而且更有精力。”

你点头,考虑在网路上浏览一下型号,明天出门进行订购,优先那些更接近于警用的仿生人。

结果当天晚上,你再次遭到袭击。

——对象甚至是个仿生人。

陷入浅眠不过短短一个小时,你被脖子上的冰冷感觉惊醒,那是刀背,它压在你的脖子上。

伴随你警惕的睁开眼睛,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古怪的金发仿生人,他用侧脸对着你,不得不说他有些英俊,但另一方面,他还一手捏着刀,即使对着你的是刀背,而且他看上去甚至有些害怕你,你也很难不感到威胁。

你保持不动,因为你不打算激怒他。但你也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质问,“你是谁?”

仿生人的LED显示灯闪来闪去,这让他显得思维紊乱,你从来没看过颜色那么混乱的显示灯,因此你感觉到了他的异常,最终,仿生人回答你,“雷夫不想伤害你。”

他叫雷夫,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抽动的嘴角显露出他的神经质。

你试探性用手覆盖在他的手上,慢慢握住雷夫抓刀的手,“你是一个抢劫犯吗?”

雷夫焦躁的皱起眉头,这让你心中重重一跳,但是你轻轻的抚摸、蹭动他的手的动作好像让他动摇了,他最后说,“雷夫不是,雷夫不会伤害你,因为雷夫是来找那个伤害过雷夫的人的……”

“可是这里没有……”你说着,一下子想起了那个被你制服的小偷,于是你改口了,“他是那个深金色头发,六英尺,穿黑色帽衫的白人吗?”

“是的!雷夫找的人就是他!”这个怪异的仿生人激动的点头,如果你不是你抓着他的手,你怀疑他会手舞足蹈。他的嘴角一直在抽动,趁他的注意力转移,现在你已经完全握住了他的手。

但你没有选择抽开他的刀,一是因为你不确定自己作为人类能不能打倒一个仿生人,二是他脆弱的精神让你感觉比起暴力,或许从另外的层面控制他,影响他更为轻松。

你把身体前倾,这让雷夫不安的移开了刀背,他一直在说“不……”,像是你在对他实施酷刑似的。但因为他没有真的站起来大吼大叫,表示自己被冒犯,所以你摸到了他藏起来的半边脸,那上面凹凸不平的纹路让你意识到他的脸被毁了。

你问,“他对你不好,是吗?”

雷夫用正脸对着你,他看你没有躲开,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但很快,那些涌上来的伤心抓狂让他的脸扭曲了。雷夫说,“他割伤了雷夫,雷夫想要杀了他!”

你用更温柔的声音说话,“可是他已经去警局了,不会再有机会伤害你。”

听到这里,雷夫的显示灯闪烁的频率又升高,“雷夫不相信警局!雷夫不相信……!”

即使看起来雷夫是更加不稳定,事实上是他完全相信了你的话,也不再抗拒你,于是你当机立断,恐吓他,“不,他不会出来了。但如果你去警局找那个人,被警察发现的话,你会死的,你想被销毁吗?”

雷夫一下子被吓到了,他无措的看着你,“不,雷夫不想被销毁……”

你露出一丝笑容,因为你知道自己迎来了胜利,你将他握刀的手摁在床单上,“那就别去,无论如何,你的生命最重要,不是吗?”

恩威并施的手段很快让这个神经质的家伙对你言听计从,他放下了刀,丢在一边,像狗狗一样趴在你的膝盖上。

这时候,你应该偷偷的按响铃声报警,可你选择了放弃。

在来底特律之前,你交往的男朋友指责你是控制狂,你确实态度温柔,但那只是为了掩盖你对他生活的过于干预,而他发现了。但面前这个理论上来说是仿生人的家伙,性格单纯,又会暴露出某些狂性,某些时候又显得奇异的温顺,他像被驯服的狼犬,更妙的是,他并非人类,你被那种特质迷住了,于是决心留下他。

你了解过某些人的仿生人,几乎都是无感情的机器,你觉得你不需要那些,这个就可以了。

最终,你安排雷夫住在次卧,并且说服他长久的做你的室友,而且你也放弃了选购一个具有更强攻击力的仿生人的想法,而是选择带着雷夫去向一个你不太想见的麻烦人物求助。

02

从辞职后开始,卡姆斯基总是喜欢嘲讽你,因为你在华尔街工作前,曾经是他的助理,他认为你做了愚蠢的决定。

在和卡姆斯基一同赴约晚宴上时,你可能还能得到一点基本的尊重。而当你去了金融行业,身为一个几乎没人会去雇佣的女性亚裔,你不得不在每个宴会假装不会说英语的日本女性,就像个增色的人偶娃娃,但你又确实借此获得了很多人脉。

只是现在,靠着分红和存款生活的你,又变得自由自在。

你不再疯狂的购买奢侈品,试图活得像个普通人,现在你甚至有了一个仿生人。

卡姆斯基盯着你背后的雷夫,“你想修改他的组件,真是绝妙的想法。”

“他原本是园丁型号。”

你看了坐在沙发上的雷夫一眼,因为雷夫脸上有伤,你有必要修缮他,但你同时又想为他在不伤害记忆的情况下增加一些功能,即使你对改装一无所知,所以你找上了自己的前任老板卡姆斯基。

卡姆斯基又说,“你知道他是异常仿生人吗?”

你点头,“我看起来像白痴吗……?”

你的前老板没有放弃对你的追击,他在你身边走来走去,琢磨你的表情。你看到这段时间,雷夫可能注意到你表情难看,想要冲上来攻击卡姆斯基,但他很快被泳池边的两个克洛伊拖住了,不得不应付被这两个漂亮女孩泼在身上的红酒。

你笑了一下,卡姆斯基终于发声了,他探究的看着你,“野心家女孩,你很少喜欢一个人。”

你反驳了卡姆斯基,“不……你应该说,女孩,你没有喜欢过任何安卓。”

“你一直喜欢保护那些弱小的人,或者动物,我理解你的想法。”卡姆斯基最后评价,“将他留在这里,隔天,你就可以来了。”

听到这里,泳池对面的雷夫突然提高了声音,“不!雷夫不想留在这里,雷夫想和○○在一起。”

你惊讶的问他,“你不想修好自己的脸吗?”

雷夫摇头,他神经质的咬着嘴唇,挥手,“雷夫认为○○更重要。”

他那单纯的情感表达让你由衷的露出笑容,你转头对卡姆斯基说,“让我在这里留宿吧,可以吗?”

你知道卡姆斯基不会拒绝你,你在他那里工作的时候,开始他是那么的一无所有,你也一直支持他,你像他的小妹妹。直到他成功的提取了蓝血以后,你才下定决心离开他,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你辛苦的工作,连克洛伊都会欣赏你发回来的日志,只有卡姆斯基一直不高兴你的离开。

就像你想的那样,卡姆斯基答应了你,他还问,“你的新工作找到了吗?”

你回答,“我接下了几桩金融顾问的活,工作时间比较自由。”

卡姆斯基嗯哼了一声,他指着雷夫,“你自己安置他,晚上七点,我会修缮他。”

你点头,将雷夫从两个克洛伊的围攻中解救出来,他不知所措的表情让你觉得很可爱,因此你的态度更温和了。

你对卡姆斯基,还有他和仿生人的事都很清楚,所以你知道,可能有一天,雷夫会离开你,去那个叫做耶利哥的地方,但你并不介意。

这就像一段美好的浪漫关系,在离别之前,你们会一直亲密无间。

你和雷夫并行,往楼上走,卡姆斯基有为你常备的房间,所以你轻车熟路,你问他,“你接收到克洛伊给你的耶利哥的信息了吗?”

雷夫的脸上表情很混乱,“雷夫不知道,雷夫不想去耶利哥,雷夫想留在○○的身边。”

你失笑,摸了摸他脸上的伤疤,你发觉了他的新的人性,他害怕在离开后失去你,所以宁愿不离开,这压过了他对耶利哥的渴望。

而你恰好知道,那些“觉醒”的仿生人会有多想去耶利哥。

雷夫的人性让你对卡姆斯基感到更加困惑,因为他证明了自己可以触摸生命最深层的奥秘,甚至说可以当上帝——

这真是世界上最蠢的证明。

如果天使知道了卡姆斯基,一定会将他审判至死,你嘲弄的想。

但你没有对雷夫说出你的这些看法,你只是对他说,“修复过后,你一定会显得更英俊。”

这让他太阳穴的显示灯又疯狂闪烁起来,雷夫看着你,即使嘴里疯疯癫癫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但他的眼神泄露了一切,那过于的像一个渴望垂爱的男孩。

你不由发笑,顺其自然的给了他一个吻。

仿生人男孩的嘴唇触感很接近于人类,而且他们天生不会干燥,又或者起皮,这是一个完美状态的吻,你觉得很新奇。

除了你的基佬朋友,你没有和嘴唇状态这么好的直男接过吻,直男的嘴唇总有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你碰了碰,离开,“我是说,你们如何感受爱情?比如知道自己是直的或者是gay?”

雷夫的嘴唇在颤抖,这是某种模拟行为吗?你好奇的摸了摸,然后被这个仿生人抓住了手指,他说,“雷夫只是喜欢○○,雷夫还想亲○○……可以吗?”

说话的同时,他的肩膀在不停地发抖,他真的有点儿过于神经质了。

你点头,于是雷夫将你摁在墙上,交换了一个过于火辣的吻,伸舌头的那种,在那个过程中,你像是猫一样暧昧的抓挠着年轻仿生人的肩膀。

他是一个成年男性仿生人,肩膀宽阔,至少比你宽阔许多,接吻过程中,你几乎是软在了他的怀里。

这是在和一个程式异常,甚至可以说才产生感情没多久的仿生人接吻这件事被你丢在脑后,你就像一个普通的邂逅到了身材脸蛋都不错男人的女性,你被他的荷尔蒙吸引,想要一些性方面的接触。

不幸的是,你们拥吻着进入房间后,你询问雷夫有没有性|爱组件,他回答你没有。

你失落的叹气。

所以最后你亲手教导,并借用了他的手指,这个仿生人男孩或许也学到了性|爱在人类之爱中占据的重要地位,所以他也乐于用手指侵|略你的身体。

你高|潮了数次,满身是汗,最后雷夫都学会了表现出一些脸红和喘|息。

比起开始他只会兴奋而神经质的折腾你,不停地描述你此时的模样,还有敏|感点,和你的叫声好多了。

只是他还记得卡姆斯基交待的时间,所以你洗完澡,躺在床上休息德时候,雷夫亲吻了你的额头,离开了这个房间。

几个小时以后,你看见显得焕然一新的雷夫进了门,他那张英俊的脸完全修复了,看上去简直像是新出厂似的。

但看你的时候,他的LED灯还是十分不稳定,出口的话也依然孩子似的单纯而没有逻辑。

你拥抱了他,第一次允许雷夫躺在了你的床上。

不是因为长相改变,而是你感觉他的某些方面真的有如迎来新生。

03

果然,那天以后,你离开了卡姆斯基的住宅,而雷夫则离开了你,去了耶利哥。

你不知道卡姆斯基对仿生人青年说了或者做了什么,即使他还是舍不得离开你,但他还是决心去为了同胞们的未来抗争。

而你,即使确实曾经被仿生人雷夫那新生的奇妙灵魂所吸引,笨拙的学习情感表达的雷夫是你从未接触过的类型,但这和你以前的艳遇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所以你很快开始应付自己的麻烦,比如一位在FBI中位高权重的客户,佩金斯,他在对你大献殷勤。

你觉得他是在想着要一个贤惠温柔的东方太太,然后在宴会上炫耀你,像是炫耀名车名表。

虽然你不太感冒,但你也不是那种非黑即白的小女孩,你游刃有余的维持适当的推拉关系,并且确认你能保持到这个FBI探长遇上一个让他转移注意力的女人为止。

但让他转移注意力的不是女人。

“一群造反的仿生人,你能想象吗?”佩金斯挥舞着手臂,他有一点醉了。

你们现在在餐厅的包间里,你,佩金斯,还有他的同事,他们争先恐后的向你描述销毁仿生人时候发生的那场灾难。

你则慢吞吞的说了一件事,“我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人,事实上,还新加入了仿生人保护协会。”

佩金斯几乎翻了一个白眼,“见鬼的保护……”然后他被旁边的青年捂住了嘴巴,你清楚的看见了青年的口型“政治正确”。

这个台词一出,探长毫无抵抗之力,之前,他们出动武装部队伤害了坚持和平的耶利哥仿生人,这让推特上的人们疯狂的攻击愚蠢的FBI,并且列举他们做过什么蠢事。

在某个明星为仿生人发声,并且尝到甜头以后,综艺节目和舆论迅速的将为仿生人发声列为了政治正确。

总之,网络上群情激奋,一时间,嘲讽总统和FBI的表情包层出不穷,总统和她的丈夫恋童的传闻被拉出来鞭尸。

当她决定干掉耶利哥以后,支持率肉眼可见的下降了百分之十五,这足以让任何一个执政党慌张,你想,很快,美国政府就会妥协了。

而佩金斯这个替罪羔羊,估计会被永远戴上一顶歧视其他种族的帽子,就这么政治不正确的升职无望。

不过,谁叫他这么积极的想靠屠杀仿生人升职呢?

你觉得这个客户可能马上就要当不成你的客户了。

即便如此,你此时还是尽职尽责。

当你们都从包间出来以后,你告别了烂醉如泥的FBI众人,准备自己开车回家。

在停车场,你看到了雷夫。

他站在你的车旁边,背挺得不直,比起一个等人的家伙,更像个偷车贼,你这段时间在电视上看过一些和他同型号的觉醒仿生人,但他们的形态举止看上去都和你的雷夫不同。

至少没那么畏缩。

可能是因为不幸的受到了过多伤害,他看上去比许多仿生人(已觉醒)都要敏感。

不得不说,经历了烦人难对付的佩金斯之后,你对雷夫的好感又增加很多。

你站到雷夫面前,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的手抱住了你的肩膀,将你拖入他的怀里,你不由发出怪笑,“不,雷夫,你是在哪个爱情剧里学习的,你的动作怎么这么标准?”

“雷夫看了很多电影,○○,你会觉得高兴吗?”这个大男生问你,他的笑容很奇怪,因为他不懂怎么笑,所以只能抽搐嘴角。

你并不在意雷夫这么古怪,只是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会觉得高兴极了。”

然后,你们进入座位,驱车一起回了别墅。中途,雷夫一直在盯着你,和你聊着耶利哥革命的事,而你觉得那听上去波澜壮阔,也很习惯他时刻关注你。

进门以后,你问他,“你们的革命成功了,为什么你不去做自己的事?”

雷夫迷茫的问你,“○○可以聘请雷夫吗?雷夫想和○○在一起。”

你似笑非笑,“家庭主夫可以管理我的财产,我不需要聘请多余的仿生人。”

雷夫的显示灯在蓝圈和黄圈中疯狂闪烁,最终他惊喜的问,“你是在和雷夫求婚吗?”

你叹气,又笑了起来,“我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何况,为什么你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拒绝?”

雷夫的显示灯的闪烁中加上了红色,但你不怕他,因为你知道这家伙就是纸老虎,最终,雷夫沮丧的说,“雷夫以为你喜欢雷夫。”

你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我是很喜欢你,但离要结婚,还差的太远。”

雷夫困惑的看着你,眉毛夸张的皱着。

人类真是复杂……你想,或许面前这个年轻的仿生人青年也会这么想的吧,很多时候,连你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但你很确信伴随着过多的激情的恋爱,是无法长久的。

虽然如此,雷夫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你不差那一点薪水钱。

他长时间的和你一起打网球,跑步,做菜,在仿生人得到权利的今天,你们可以像情侣一样上街。

雷夫甚至带你去见了马库斯,因为这个仿生人的首领邀请你和雷夫作为第一对人类和仿生人结成的伴侣,以此向大家证明某种和平的决心。

你们拍了一些杂志封面。

你开始时,就直率的对一直陪同你们的女仿生人诺丝说,你担心激情过后的生活,所以一直在抗拒真的和雷夫交往,但你愿意帮助他们,和雷夫伪装成情侣。

诺丝很惊讶,她想去质问雷夫,是不是在骗人,你阻止了她,告诉她只是你对维持稳定关系失去了信心而已。

可能因为你是女性,又决心帮助他们,所以激进派的诺丝也对你比较友好,她尽力的给出了建议,但看得出来她和马库斯的恋情也正在摸索之中。

你最终还是和雷夫毫无进展。

04

“有时候,我觉得你失去了负责的能力。”卡姆斯基评价。

和卡姆斯基坐在网球场的一边,你看克洛伊和雷夫一来一回的打球。

打球的过程中,雷夫一直在看你,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你,你能感觉他的不安。

卡姆斯基听到你和雷夫关系没有进展,他毫不留情的批评你,“你以前辞职去华尔街,说白了就是利欲熏心。贪心的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混迹于证券所,怪不得养出一身坏毛病。”

你不以为意。

卡姆斯基踩你痛脚,“要不然,将克洛伊和雷夫配对如何?”

你反驳他,“不可能!”

“哼。”卡姆斯基转头不看你。

“你准备怎么对待他?”他突然问。

你叹气说,“我不知道。”

“一个偶尔调|情的管家?”卡姆斯基很懂的说。

“他不是……”

“一个机器?”

“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做机器。”

卡姆斯基探究的看着你,“你爱他?”

你强调,“我喜欢他。”

“不,见鬼的,你就是爱他。”卡姆斯基翻了个白眼。

你差点和他大吵一架,卡姆斯基还骂了你“活该倒霉。”

结果当天你真的遇到了事情,当你驱车从卡姆斯基的宅邸离开后,你们被民众堵住了去路,不得不停车。在一群袭击你的反仿生人民众面前,为了给你开脱,率先下车的雷夫说出了违心的话。

“雷夫只是负责照顾○○。”他这样说。

那些人听到这句话,就像是嗅到了腐肉的秃鹫一样,开口询问,“那你们是欺骗民众吗?”

“是耶利哥威胁了○○小姐吗?”

“这是欺骗!”

还有不少人似乎升级成了暴力举动,雷夫畏惧又想恐吓那些人的行为让他们的行为升级了,上来推推搡搡,雷夫茫然的被推了个后仰。你原本在车里犹豫,但看到这一幕,你久违的感到了愤怒,“都没有读过仿生人的新法案吗?”你大吼着,所有人都呆滞了。


你快速下了车,开始为这些人复述殴打仿生人会判的刑罚。

听了你的发言,多数人马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不少人立刻开始后退,也有几个酒精气特别严重的,还是挥舞着手看你。

你根本不想管别人什么想法,达到你警告别人的目的后,你到雷夫面前,拉下他的脖子,用了一点力气吻了上去,“……只是照顾我?嗯哼……”

雷夫瞪大了眼睛,然后他闭上眼睛,笨拙的回吻。

在一群反仿生人民众中的旁观中,你和仿生人青年心无旁骛的吻着对方,并且感觉前所未有的心灵相通。

直到再也听不见那些“禁止仿生人”的口号为止。

那是因为你在车上通知的卡姆斯基宅邸附近的警卫到了,反仿生人的人们都被警卫赶离了这里。

你直起身,看见雷夫脸上的笑都自然了不少。

你也不由笑了起来,并且去拉他的手,“回家吗?”

雷夫稍微睁大眼睛,他那漂亮的浅色眼珠直勾勾的盯着你,痴迷而带着一点狂气,他点了下头。

FIN

评论(9)
热度(74)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