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罗路]情书

※近代AU,罗医生,路军官
※罗医生视角,有关他细腻,感性,深情,以及超级肉麻、在爱情中极度贪心的一面
※甜饼
※1860年,罗的情人路飞成为印度驻军的军官。在分离的两年间,他每个月都会寄送出大量信件,直到路飞回国为止
※这是信件的节选,以及我对那个年代的英国的了解限制在小说与电视剧中,有bug请见谅


1

亲爱的路飞:

没想到驻军的指令下达得那么快,你看到我了吗?我在码头站到再也看不见那艘载着你的船为止。当我回诊所时,差点被客人们的抱怨淹没。
我决意向神祈求更多的保佑,因此这个周末的弥撒,我做得比往常努力得多。
在印度,又或者是货船上,流血与伤寒如影随形,你不可以随着自己的性子来。
如果你在远方生了重病,我与你在伦敦的朋友们都将彻夜难眠。

上一次聊天,我们正说到家庭,还有那些回忆中最美好的时光,想必即便你去了印度,也想要知道下文,因此特别在信件中与你再谈一谈。

我一直认为,人生中最大的幸福,就是拥有一个圆满的家庭。
我曾经有着快乐的童年,但一场疫病带走了我快乐的源泉——我的父亲,母亲,妹妹,我的家人们。直到遇到柯拉先生,我才又重新拥有了一位家人,他有点儿像我从前在家庭中没有得到过的角色,一位哥哥,可事实上,那又是一场反复的失去。
虽然如此,我也感谢着,爱着,那些出现在我人生中的家人们。

我牢牢记着我童年那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首先,我的父亲与我的职业相同,他是一位医生,性格沉默寡言,显得有些无趣。在疫病来临前,父亲的事业富裕而繁忙。他的技术高超,开了一家相当大的诊所,有时候,他甚至忙得没时间坐下来打一局昆特牌。
周末,他偶尔会带我去乡下打猎,父亲是个好猎手,我无法确定他能不能与你的狙击手相比,但在我的记忆里,他是相当强悍的。
而我的母亲,她参加了很多俱乐部,是个喜欢娱乐的人,爱好是在家里举办宴会。母亲与父亲不同,她很美,又很聪明,还擅长说漂亮话,她总是戴着缀满花边的礼帽,笑眯眯的和所有人打趣。
在母亲眼里,我和我的小妹妹拉米都是需要人照顾的小小孩,她喜欢微笑,但教导我们的态度却很严厉。
当时,妹妹拉米喜欢拉着我的衣角说话,有些怯生生的。幸好在所有悲惨的事情发生前,她依然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我只希望在死去之前,病痛没有折磨她太久。
我的父母十分恩爱,他们总是制造私人时间。

在一些谈话中,我了解到他们的故事。
我的母亲在富裕的家庭长大,无忧无虑,她是家中的小女儿,性格里有着天真烂漫的一面。而我的父亲则是我母亲家庭资助的学生之一,起初,他在我母亲眼里并不起眼,可当她去听了一场父亲主持的医学讲座,她开始对他另眼相看。到了后来,母亲会对父亲的来访表现得非常高兴。
与此相比,我父亲的态度则是十分内敛。母亲说,他的唯一一桩优点就是,在这个男人普遍都自大的年纪,父亲会认真的思考她所有的话,并且给出回馈,但无可否认,这真是最让人心折的优点了。

我的父亲大学毕业后向母亲求婚,二人去父亲的故乡开了一家诊所。当时,他们住在花园路上的大房子里。
我出生的时候,他们就谈好,家中需要一对兄妹或者兄弟,因此很快,拉米降生了。
拉米降生后不久,母亲买了一栋比花园路更便利的房子,那里更方便她开宴会和去俱乐部,也离父亲诊所的新址更近(那时候,他诊所规模已经很大了),我们全家搬到了那里。
我记不得那房子是什么样了,看那些没被烧掉之前留存下来的照片,它似乎比我想象中大得多。但从房子的后门出去的花园,我记得自己和拉米曾经在玫瑰丛里埋下一个玩具。
那个玩具叫艾德,我那时在看医学书,因此我认为艾德是一个得了皮肤疹的病人,而且我没有治好他,所以我和拉米郑重的为他准备了坟墓。
其实我现在很想知道,艾德还在那里吗?再见面的时候,你陪我去看吧。

爱你的,罗
1860年3月21日

2

亲爱的路飞:

我不敢相信那个表彰通告,你居然在霍乱地区救下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
我的英雄男孩,你从未考虑过我,我是陷入了如何的失眠症状之中。每当有你的消息传来时,我就忐忑难安,没有消息时,我更是一整天都心神不宁。

你的伙伴们都是那样的纵容你,宠爱你,这让我时常心惊胆颤。
你不应该成为英雄,你可以是我的爱人,草帽一伙的当家,但你不该做英雄,那意味着付出和牺牲。

贝波从北爱尔兰出发,他要去印度,我托他给你带了通过试验期的强效药。
当然,我喜欢照片里你受表彰时穿的那件军装。我将照片打印出来,钉在了家里的墙上。

你亲爱的,罗
1860年5月7日

3
亲爱的路飞:

我再说一遍,我讨厌工业废气。
我敢发誓,这是伦敦最不讨人喜欢的一点,当然,你最讨厌这座城市循规蹈矩。

如果可以,我宁愿待在室内不再出门,每日黄昏,霭沉甸甸的弥漫在城市内,一切都是灰色的,暗沉的。
很难想象,我昨天在这样的天气下拜访了童年生活过的教会学校。那里的变化很大,但艾琳女士的法语课还是那么晦涩难懂。
如果你在她的课上答得很好,她甚至会瞪着你,认为你让她出丑了,这种小肚鸡肠也是一如既往。
去年你曾经同我一起去那个学校,艾琳女士当时就很喜欢你。但如今她还记得你实在是让我惊讶,昨天她特意为你准备了礼物,一盒巧克力,我放在了包裹里,当然,她在备注上写的是法语,还是花体字。
那个的意思是“祝你身体健康”。

想念你的,罗
1860年8月21日

4
亲爱的路飞:

正如诗歌中所说,生命之无常令人叹息。
我听说我们曾经经常去的赛马场,老板过世了,他的妻子也邀请了你,我代你放上了一束鲜花。

这家赛马场由他的大儿子继承, 他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我听说他要在这里兴建工厂,事实上,伦敦的雾霾已经够多了,幸好老板的妻子说服了自己的孩子,只是将这里改为马术公园,那听起来还蛮新奇的。



我整理了你的房间,发现了你童年的一些画,我和龙当家说起这件事,都觉得应当在你童年家中的庄园留下这个的拓本,他邀请我去一趟。

而去你以前住过的地方参观,我觉得这还挺有趣的。


你爱的,罗
1861年3月9日

5

亲爱的路飞:

马上就是你的生日,往常的四年,我们都与你的同伴在一起度过欢乐的一天。
我准备了一包裹的高级饼干和糖果,还有几个枪套,希望你能喜欢,还有,谢谢你织的围巾,娜美当家的教得很好。虽然这个季节我用不上,但冬天我会一直戴着。

四月中旬,受龙当家的所托,我去了你童年生活的庄园。
旷野上的石楠已经开了。

打理庄园的管家达旦夫人为我指路,关于你最喜欢的儿童房和你的房间。
你的玩具可真够新的,毛绒玩具,积木,每样都是,但那把小剑看上去用过很多次。听达旦说,你不太喜欢玩玩具,更喜欢去平原上,奔跑,或者玩闹,以至于最后母鹿把你当成了她的孩子。
这里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很新奇。
娜美当家的有时谈论你的过去,说你是自然的孩子,与她和索隆当家的不同,能听懂旷野上吹过的风和知更鸟在说什么。
那很有趣不是吗?

和你不同,我一丁点儿没有欣赏自然的天赋,我在教会学校和充满雾气的工业城市长大,成长经历没有启蒙我自然的可贵,因此我不会分辨绿色植物。
看到这里,你一定嘻嘻笑了起来,因为你觉得我很笨拙,但我想要说的是,所以我总是需要你。

依赖你的,罗
1861年4月18日

6

亲爱的路飞:

最近,我迷上了打板球,我去看了东欧的板球明星联赛,并且为那画了三十几张连环画。连环画夹在信封深处,你看到了吗?
或许看了之后,你也会喜欢上这种运动。

我听说你申请调到了另一个地区,那是个海盗肆虐的地方。
我早该知道上一封回信说的“宴会很棒”是指离别宴会,还有,附上的照片里你离镜头太远了,多余的人也太多了。
务必请娜美当家的帮你照一副半身照,穿制服就更好了。
我们的照片墙上已经很久没有添过合照了,这让我有些沮丧。

包裹里的一袋红色糖果是参加薇薇公主婚礼的礼物,他们说了很多关于你,还有你的同伴们的故事。
另一袋是你很想念的伦敦曲奇屋糖果,虽然多半在寄到前,黑足当家的就已经研究出了配方。我喜欢你为我寄来的瓢虫标本,将它摆放在了书架上。
还有,上一封信中,你说订婚戒指不好清洁,为此我寄来了整个清理套组。


你忠实的,罗
1861年7月15日

7
亲爱的路飞:

因为每个月我都要邮寄大量的信,邮局的职员已然认识了我,还将我和你戏称为“查令街情侣”。
草帽当家的,说实话,我也觉得这个称呼实在是太逊了。
但这不坏,是吗?

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到得实在及时,我正巧觉得家中墙上空空,需要一些装饰品——一个巨大的牛头骨再好不过了。
当然,对礼物,如果你可以稍微有一点儿浪漫方面的思考,那就更好了。
只要比那个牛头骨更浪漫就好,我说真的。

你忧郁的,罗
1861年9月23日

8

亲爱的路飞:

伦敦的每个冬天,好像都要切实的将战争的流言传上一传,实际上,今年的局势似乎也没什么改变。
以往冬天的大多数夜晚,我们都窝在壁炉前聊天,打桥牌,又或者去更远的地方度假——瑞士,意大利,澳大利亚等等。
这个冬天你往印度去了,对我来说实在难挨,我决定将诊所歇业一段时间,随我的大学导师进行一段时间的实验研究。

我假设当你从印度回国,你和我都需要一个惬意的长假,没有你在旁边,我又快陷入永远不能结束的工作状态中,这让我身心俱疲。
我最近在阅读情诗集,这让我向往起了新西兰的乡下。
又或许,你会更喜欢一趟精心策划的漫长旅行?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的父亲曾经带我去开罗出差,那是一个充满了舞会和歌声的浪漫之地。虽然那时候的我不是很喜欢,但有你的话,我还是很愿意再去。
永远都是跳舞、宴会、歌声鼎沸,赴不完的邀约,听上去不错吧?
但你不可以和同一个女性跳超过两次的舞,不光是因为会被盯上,重点是因为我会很不愉快。

这封信送到你手上时,圣诞节恐怕已经到了。那个蓝色的包裹里面装着伦敦最近流行的糖果,整整两大罐,最下面的包装是我织的围巾。
……我第一次织。

希望你平安。
你衷心的,罗
1861年11月3日

9

亲爱的路飞: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在信中答应了我的求婚,但我非常高兴能在此时将你手上的订婚戒指换成结婚戒指。
只是娜美当家的说得对,我应当补上一场更正式的求婚才行。

你总是这样的无所畏惧,毫不犹豫,我不由想起我在你的毕业舞会那天见到你的事。

你那时穿了一件公学的制服和膝盖以上的短西裤,坐在长凳上摇晃着小腿,从膝盖到脚踝的线条纤细流畅。你一定不知道,当时的我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看了又看。当你的眼睛落到我身上,它们锃的亮了起来,你邀请我去跳舞,以请我喝棉花糖可可作为报酬(最后我也请了你一杯),而我负责做你的舞伴。
即使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近,却一丁点儿也不抗拒你。
我和你跳了舞,你的同伴询问我是谁,我告诉他们我是医生。

毕业后,你花了漫长的三个月等待调令,最初,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我和你聊着我的大学、工作,一些无聊的,平常发生的故事。我每天都担心你不会再和我见面。
但很快,难以想象虽然我们的性格差距如此之大,聊天的话题却变得如此之多,我们开始热切的谈论地理(我们都喜爱爬雪山),赛马(而且我们都热爱赌马),以及枪法竞赛,还有信任的同伴。甚至最后,还交换了一桩痛苦的秘密。

我们成为了一对忠实的朋友,在肌肤相亲后,又成了一对忠实的情人。
时至今日,只要想起那个潮涌的夜晚,除了紧拉的双手,就是难以忘怀的你的眼睛。
我喜欢在做|爱时注视着你的脸,特别是你潮湿的眼睛和闪着光的红色嘴唇,因为我总是想要进一步的探求、索要你的全部。

请不要认为我贪婪,因为爱人之间正是如此。

还有,谢谢你提前送的情人节礼物,这把枪很好,狩猎总是要配好枪的,不是吗?
猜猜我的礼物是什么?它就在包裹里,是你一直想要的东西。


你的丈夫,罗
1862年2月1日

10

亲爱的路飞:

你觉得我在信末尾的称呼太肉麻,事实上,你也可以这样称呼自己,罗的丈夫…….那也不错。
还有,很荣幸你喜欢那副赛马用具,这是我在拍卖会上拿到的,我看到时就想,你会喜欢的。

我听说,最近,你打了一场大胜仗,然后得了大病。
我告诉你注意卫生,但你显然没有听进去。
那么,你期待的光荣归来然后进行蜜月旅行恐怕行不通了,你得养病。
况且我看到批文上,你的任期也结束了,男孩,你得回来了,看来为你忧心忡忡的并非只有我一个人。

还有,我已经买了一张通往印度的船票,希望你阅读这封信时,我正待在你的身边。


你忠实的爱人,罗
1862年4月3日

评论(11)
热度(21)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