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酒晴]沉默之男

※配对:酒吞童子X安倍晴明

※分级:G

※备注:酒吞先生喜欢上了召唤自己的阴阳师晴明,却因为珍惜而踌躇不前、沉默不能语的故事(晴明也喜欢酒吞

※附:太甜蜜了一点以至于特别OOC,作者对酒和晴和他们的cp都有重度粉丝滤镜,少女心爆表,能接受他们在文章中大放闪光的话就请用,一发完


“酒吞先生,最近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啊?”

炎热的夏天总是那么难挨,坐在池子里的水生式神们悄悄的聊着闲话。

“是啊,酒吞大人,最近都不说话呢。”

原本沿着这个依水的回廊前往晴明住所的酒吞,在拐角处听到了那些小式神们的窃窃私语后,皱着眉头转身往回走。

他并没有发现,椒图栖身的贝壳之上,一双敏锐的眼睛已然瞥见自己回转的衣角。


于是,贝壳中摇着扇子的式神与壳嘀嘀咕咕好一段时间后,告知了金色尾巴的好友,大江山的鬼王殿下刚才来过。

鲤鱼精吐着泡泡,一手指着回廊的另一边欢快的说,“我知道这个方向,鬼王大人是来找晴明大人的吧!”

“只是他又回去了。”

“诶……”

“搞不懂~鬼王大人,最近果然好生古怪呀。”鲤鱼精歪着脑袋道。


>>>


自己最近确实是有些奇怪,酒吞一手拿着苹果糖想。

走在他旁边的,是将小小的兔耳式神抱在怀里,轻声哄着的阴阳师。


一刻钟前,听到椒图和鲤鱼精对话,出于不明原因正欲离开的他在门前碰到了从集市回来的晴明。白发鹤衣的阴阳师一边拿着点心,一边还要照顾因为没有新衣服而郁闷的山兔,看上去很是辛苦。

然后,回过神来的时候,原本被阴阳师拿着,那些可爱的苹果糖和热腾腾的袋装稠鱼烧都被自己捏在了手里。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酒吞大人?”

被晴明温柔的安慰,好不容易眼眶不红了,山兔转头,表情怯怯的盯着酒吞怀里的纸袋,似乎是想要拿一个稠鱼烧,但又不敢。

白发的阴阳师笑着,以与怀中式神如出一辙的角度转头看酒吞,一大一小两个脑袋看上去……有点萌。

鬼使神差的,酒吞直接喂了那只笨兔子一个稠鱼烧,而后又拿了一个,放到了晴明嘴边。

阴阳师微愕的瞪大眼睛,他的眼神在大江山鬼王那老神在在、有些桀骜神色的脸上掠过,直到落到对方的耳根上,才张开嘴从容的吃掉稠鱼烧。

“多谢款待。”说话的同时,那双湖水般的清澈眼睛深深的看了酒吞一眼。


酒吞童子的手自然的放回了装稠鱼烧的袋子上,好像刚才他只是做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连山兔嚷嚷“原来晴明也是需要喂的小孩吗”的话也权当做没听到。

理所当然的,式神会和阴阳师举动亲密一点儿是正常的吧?

他这样想。


>>>


在被晴明召唤前和召唤后的一小段时间内,大江山的鬼王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不会随意为人类驱使。

那么,成为安倍晴明的式神这件事,勉强也只能称之为自己那一点儿好奇心和穷极无聊做催化剂的结果。

没有那些式神被召唤后就成为伙伴,又或者变亲密的心情,只是偶尔完全出于自己喜好的给予失去了记忆后变弱的阴阳师帮助。


白发的阴阳师对鬼王的管束也不多,即使忘记了过去的自己,他确实还是那个难以被别人窥见真实的平安京最强。

对酒吞,他表现得礼貌而镇定,一直保持着让双方都满意的距离感。


事情是从什么地方开始转变的呢?

啊,是那里。

原本在各方面都是一把好手,又忠心耿耿的大天狗在斗技方面被削弱后,酒吞不得不在每个中午抽出时间和晴明一起去战斗。


“酒吞大人,真的要留下来一起战斗吗?”

第一次一起出战,椒图小声的与晴明说话,换来阴阳师轻声的发问,“怎么了?”

“唔……可是,鬼王大人,看起来好像并不高兴啊。”


晴明的唇角边浮现出笑意,他直白的转头询问酒吞,“您愿意和我一起去战斗吗?”

似乎是没想到晴明大人会这么直接,缩在贝壳里小小只的鱼美人好奇的在晴明与酒吞身上左看右看。

“啰嗦……”酒吞的头上冒出“#”字,“反正本大爷只是顺手而已。”

他当仁不让的走到了最前面,身后传来晴明耐心的解释声,“看来酒吞先生是愿意来的呢。”

那种熟稔的语气让他头上又蹦出一个“#”。

椒图细细的声音又响起来,“但是鬼王大人看起来更不高兴了呀。”

“椒图,要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哦。”

“诶……是这样吗?”


“吵死了你们,”他朝后抛下一句,“还不快走。”

晴明也不生气,见鬼的是,酒吞还感觉他的声音更轻快了,“好啊。”

那家伙,完全不会有情绪的吗?

那些成为大鬼后就丧失的,被什么严重困扰着的感觉顿时浮上了他的心头。


每次,每次,都是这样……

好像因为某些事感到焦虑,烦躁的只有自己,而导致这种焦虑的对象却那么怡然自得。久而久之,在别人眼里变得奇怪的人,似乎也只是自己。

想到这里,酒吞长出了一口气。

搞什么啊,那种会把自己的记忆都丢掉的白痴阴阳师……自己为什么总是对他的举动感到在意?


“酒吞先生。”

“啊……?啊……”

“之后的战斗,就拜托您了。”

结果上场前,阴阳师的两句话就让那些鼓噪的心情消退得一干二净。

狡猾得像狐狸一样的人类。

好像又恢复了妖鬼蔑视万物之心,一手提着葫芦,他对白头发的青年说道,“那种事,不需要特别说明,被别人依靠、信赖,本就是本大爷作为王的职责,晴明,你也尽管那样去做吧。”

“真是可靠啊,”一手召唤出那只能呼唤雷电的青龙,晴明笑道,“好像只有有您在,什么都能办到呢。那么,我也会加油的,鬼王大人。”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于是二人肩并肩共同取得了许多值得骄傲的胜利,关系也慢慢变好了。


大江山的鬼王向来以自己的力量和权势为荣,麻烦的是,世界上总有些事是无法用力量或者王的气度解决的。

和那个人的关系无疑也属于这种麻烦之列。

无法控制情绪,无法不被影响,被意料之外的人牵着鼻子走。

最后到了好多人都觉得“酒吞童子越来越奇怪”的地步。

难说被那几个小式神聊到自己时转身就走的姿态,是不是落荒而逃。


“山兔,自己去玩吧。”一只手伸过来的动作打断了酒吞的思考,阴阳师自然而然的将鬼王怀里的苹果糖和稠鱼烧都塞给在地上蹦蹦跳跳的笨兔子。

山兔抱着点心,看得出来是往女性式神们住的房间去了。


而后,一瞧鬼王那副思虑后脸色难看的模样,原地的晴明用折扇敲击掌心,微妙的笑了笑,“酒吞先生,进房间说话?”

拒绝的话梗在喉间说不出口。

二人这便一同进了房间,晴明坐在榻榻米上,也不知何时收到命令的纸人式神端来了酒水,阴阳师笑道,“偶尔,也请您品尝一下这凡间之酒。”

酒吞默默地端起来尝了一口,“味道太杂乱了。”

晴明摇头道,“自然是比不上神酒,但对我来说,却也足够了。”


“晴明。”

“怎么?”

“在你眼中,如何看待凡间的情爱?”酒吞说道。

晴明侧头,放下了指尖转动的酒杯,“顺其自然。”

这种回答了还不如没有的东西……

啧。真是越试探越糟心。

酒吞一口喝下了才被自己评价为味道杂乱的酒,自嘲道,“这是你作为人类的悠闲吗?妖鬼却多是想要什么都渴望去得到,与世间逆行之物啊。”

说出这话的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绝对不会像那些鲁莽的妖鬼一般什么都凭借欲望去做,如果作为王也愚昧冒失,又如何成为王呢?

也正因如此,自己才这样焦躁。酒吞的目光扫过阴阳师洁白的颈项,虽然将他压制,似乎就能马上得到希望许久的景象,但心中却一直有一道声音在提醒自己,那样做是绝对不可以的,是绝对得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的。

所以即使是欲望比人类更深沉的妖鬼,也能克制自己。

“怀着这样欲望的人类也不少啊。”晴明道,他忽然笑了,“但正因如此,才是区分真情与欲望的界限,不是吗?”


酒吞沉默半响,最终皱着眉头说,“麻烦了……”

说出这种话,不是叫我更加无法脱身了吗?

下半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又为自己添了一杯酒。

坐在对面的晴明嗅了嗅酒杯,“难得你今天不挑嘴,那就对饮吧。”

“再好不过。”


即使此时保持沉默,但那句话,总有一天能顺其自然说出来的吧?

反正,没有比这家伙更能让自己苦恼的人了。


Fin.


评论(4)
热度(60)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