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黏着系若龙] にんぎょ!さいこう!

配对:若狭X龙己

俺缸同人,聪介在TV里没出场,是住在隔壁龙己的土豪友人ww龙己熟悉若狭是这二人早就见面了,掉河里的龙己被若狭救起,超像千与千寻里的小千和小白龙w

俩只天使太可爱~以及新一话作者官方发糖不得了,血槽空置中ww希望中是写出大多数人可食用的文章吧[笑,愉快的玩梗大作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愿意在浴室里洗澡。

「我去了。」抱着衣服路过浴室的时候,怀着完全未知的心理犹犹豫豫的向里面说了一声,就逃也似的往隔壁聪介的房间走。

虽然回来的时候人鱼的脸色一天阴沉过一天,但他确确实实的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之类。

从洗澡的时候全程不看人鱼的尴尬或者说是羞意中稍微得到了解脱,因为不像男人的扭捏情绪所以不想告诉任何人。

晚上躺在床上时,偶尔也会非常难过,或者出于一种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压力想跑去浴室看看若狭,可最终也没有行动力去做。人鱼不是会在意这种事情的家伙。他这样的反复自我安慰着,并且辗转反侧到两点钟,第二天打工时差点睡过去。

可就算是发展到这种令人不快的程度了,他也没有一点要去解决的意思。

要说的话,就是害怕变得奇怪的自己。

「龙己。」

直到某一天若狭包着保持湿润的毛巾堵在他出门的道路上,解释的话卡在喉管里上下浮动着。

说不出去。

什么都说不出去。

「是单方面的决裂吗?」

那一刻,人鱼的表情真的像是非常悲哀心痛的样子。

完全对直率的语言抵抗不能。

与此相对的,「完全不是。」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简直柔软到让自己都惊讶的地步,但是同时有种无话可谈的干瘪。

太不常态了。

「那为什么不来和我一直待在一起呢?」

为了掩盖某种心虚而放大了音量,「不要说出那种话!一直待在一起什么的……会一直待在一起才是奇怪吧,浴室不就是拿来洗澡的吗?」

「可是龙己就是那种闲的没事就待在浴室里的变态类型。」对方那种得意洋洋又颇为委屈的腔调,他也一点都没觉得厌烦。

没救了。

「对不起。」于是果断的按照本能说出来了。

「态度好敷衍!」

一阵尴尬的沉默。

是那种没有主题的沉默,也不是无法说话,但就是被莫名的气场压的说不出来。龙己本人不太清楚这种氛围的来源,就像他总不明白自己偶尔说起聪介的事情时若狭突然冷淡起来的眼神。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阴天了一周呢。」没想到笨拙的转移话题时,对方也采取了回应。

「诺。」

「若狭喜欢什么样的天气?」

「喜欢的是晴天,在河里可以冒出水面来晒太阳。」

「唔……那从不担心缺水的事情吗?」明明是一条鱼。

或许从他的脸上看见了潜台词,人鱼笑了,「我只是百分之五十的鱼嘛。人类的部分喜欢温暖。」虽然天气阴沉沉的,这张笑脸却十分的光彩照人。

「剩下的百分之五十怎么办?」

「已经被人类的部分侵蚀掉了。龙己听说过鱼类的童话吗?」

「那种是不会有的吧。」

「因为爱上了人类青年化身为人类的人鱼。」

「听起来就不是鱼类的童话吧!是你昨天看的动画片内容好吗!」

「哈。」

「怎么?」

「我以为龙己已经不爱理我来着,结果平时是有多关注我啊。这种事情也完全清楚了。」因为是鱼类才缺少基本的羞耻心,居然直接就把想到的说出口了。亮闪闪的蓝色眼睛直视着他。

「根本没有。」

「不,相反的似乎是百分之百的全身心投入。」

「你这家伙!」他抬起头,正好和眼神怎么看怎么能滴出水的人鱼对上眼,皮肤突然就漫起红晕。

于是只能别扭的侧转过头说话,「话说,我其实一直以为人鱼是鱼头人身之类的。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

「诶?鱼头?那样不会很讨厌吗?一定很难看吧。」

「怪谈的错。如果若狭你是那样的话……」

「那!?」

「我也会把若狭带回来的。」

「龙己不会把我当做可怕的妖怪吗?」

「会害怕是肯定的,我第一眼甚至以为若狭是人类呢。但是若狭的话,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无论如何也不可以丢下的那种。」

「龙己真是个温柔的人,有时候也很会说话哦。」

上学的时候,被公认为是冷淡型的人,在对方的眼里却是非常不一样的。

被这样说了,有点害羞,「是吗?」

「可是让我讨厌。」

「就算是若狭,这么说我也会生气的。」

人鱼手的抓握力度放轻了,「因为太狡猾了,总让人想起三国来。」

「三国?」

「作为鱼居然没有鳞类型的。和龙己一样在某些方面滑不溜手。」

「!」

又被拽紧了,「龙己,可以去我那里吗?」

心脏甜蜜的提上来了,人鱼的毛巾还在呼啦呼啦向下滴水,频率竟然微妙的和心脏的鼓动的旋律产生了重叠。

水滴在地上,一定要花很多时间清理……

他想把手腕挣脱出来却最终也没有如愿。「若狭先回去浴室,地板上都被弄湿了,我还有工作要处理呢。」

「龙己根本不是在意这种事情。」

「我很在意的。」解释的声音太微弱了,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吧。

「可是之前都一直不说啊。为什么?」

「那种事情根本没有。」

「而且今天龙己的老板发过来简讯说下午取消计划不去了,对我撒谎真的好吗?」

狼狈的瞪着说出了不得了话的人鱼,因为被揭穿了没有精妙可谈的谎言。

「是聪介君告诉我的。」若狭补充道。

「聪介君说你最近老是没精神,上什么课都很恍惚的样子,所以特地告诉我,让我来问你。」

「我知道聪介的事情。」他说着,嘴巴里面变得苦涩起来,「反正要找我谈就不是你的意思吧。」

最后那句话比起大人之间的对话更像小孩子的耍赖。

人鱼的声音立刻变得像是夏夜的水声一样柔和,「首先必须是出于我自己的意志。」

「……因为不管是龙己怎样,我都是支持的。但是这样子绝对不行。还是恢复正常比较好。」

是一直待在水里的非人类,掌心还会保持着高昂的温度,那灼烧感从手腕蔓延到脚底脸颊,就像被海妖的声音迷惑的人类水手,只知道直愣愣的听从对方的话。绝不想要在莫名的地方被煽动,只要躲起来就好……

「你这家伙太糟糕了!」

「诶!?哪里糟糕了。」

「直白过头了。」

「直接一点比较好啦,龙己在我看来太含蓄了。」

「可是……可是……」

那样的话,心情不就是被迫一览无余了吗?

「……所以怎么可能说得出那种话啊!」脸红红的吼出来这句话的时候,羞耻到脚趾尖都红掉了。

「真是……」人鱼的手放开,抚了抚额头,「完全败给龙己了。」

「所以一次也好,两次也好,羞耻发火的话对着我完全没关系哦。」

「反正……我怀抱的心情绝对比龙己想象的要沉重嘛。」

「……」

「我会的。」轻声细语的回答。

「……可以再重复一遍吗?」

「若狭白痴!」

手没有抓住跑掉的人类,面前空空如也。

居然直接就选择了逃避。

想要去追的时候却意识到毛巾干掉了。

「哇啊。」

「不管了,晚上那家伙一定会回来洗澡的。」

——END(TBC?)——

评论(2)
热度(135)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