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楚路]弯男主义真绝色(一)

*架空主义,无龙族世界和平设定
*部分恺路出没
*路明非添加弯男属性/OOC死蠢


从楼下的咖啡厅往轻轨方向走二十分钟,笔直的道路正延伸到预订的酒吧门口。北方的天色黑茫茫的,侍者小哥殷勤说出非常官方的“欢迎光临”时,路明非整个人还是迷惑地观察着小哥的脸,试图看清楚这个人。

他把围巾脱下来拿在手里,无意识地用手挡住了侍应生伸过来的手臂,“谢谢,请问恺撒,嗯,恺撒·加图索在哪里?”

侍应生无声的露出一个恭敬的笑,“您是凯撒先生的客人?”这个年轻男性一边与客人交谈,一边接过了另一个服务员递过来的杯盘,显露出一种长于交际的姿态。

路明非“啊”的应了一声,又似乎意识到即使是服务业人员,自己的态度也过于冷谈了。

他正为自己的傲慢忐忑不安,想说出点什么插科打诨的话来抹去这样的尴尬,年轻的侍应生开口了,“果然是那位先生的客人呢,您非常的具有魅力。”

过于夸张的巴黎式话语……路明非脸上红了一阵,他装作不在意的又回了一句冷场的话,而后支支吾吾着去偷看年轻男孩的脸,那是一张青春秀气的面孔,带着学生样特有的朝气。

年轻男孩走在他的右前方,和周围的人打招呼的样子成熟老练,因为人太多带来的安全感,路明非看这个男孩的眼光渐渐放肆起来,眼睛凝聚在侍应生的右脸上就下不来了。

他发着呆像丢了魂似得跟着,直到七拐八拐去到酒吧最里面的包厢,侍应生推开门后,才急慌慌的走进去。

慌不择路,跌跌撞撞进门后,就看见了好像永远坐在人群正中光芒四射的恺撒,还举起手朝他挥舞,“你来啦!”

“我过来了。”路明非不适应的避开周围人好奇的目光,心里模模糊糊的想法消失了,被这样注视叫喊,他的心好像又变成一块平坦的空地,恺撒闪亮的悬挂在天空中照明四面八方,一点小阴暗小转移都很难存在。

他找到沙发空出的地界坐下,越发沮丧的认识到自己暗恋的姿态就像只地沟鼠。他低下的眼睛映在手机黑暗的屏幕上,聚焦处却不自觉瞟到双腿坐的霸道横行,一人占了三座的恺撒身上。

年纪还很轻的上司正在和一旁的下属讲话,脸上带着一种张扬的同时又引人敬畏的神情,一个男人可以在这样年轻的时候露出此等模样,可以清楚的了解到平时是多么受女人欢迎。

这样的人还往往是来者不拒的人,单纯的站在路明非自己的立场而言,他将恺撒看做自己暗恋的上司,消极的采取基本无望战略,也是看人的性格才会做出的事。他用小心的神情看恺撒,眼神却用力到他自己都眼睛疼痛了,路明非不由抽鼻子且出于不知名的理由伤感起来。

他轻易的记起了五年前的事情。路明非从围棋社出来并在大学四年都不准备加入什么社团的时候,他坐在白桦树下独自一人咬手指,PFP的电中午就用掉了,也不打算回寝室,干脆不停的弯曲手想象握住美男子手指的触感玩耍。一大堆叶子噼里啪啦的掉到他头发上,几乎都要被砸懵了,恺撒不慌不忙帅气无比的就走进了他的视线,“抱歉,用扫把打落叶。”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世界上居然有人能把一把食堂大妈用的最普通的土黄色扫帚拿的这样好看。

莫名其妙因为道歉的事去了拿扫把美男子的学生会,一待四年毕业后甚至还跑去这个人的公司工作,继续为他做牛做马。反正上司是个美男,没有亏的,路明非每天都这样安慰自己,直到一天夜里在停车场看到老板和女伴法式热吻突然就蹲下来泪流满面哇哇大哭。

“路明非。”恺撒丢下女伴过来居高临下叫他。

“对不起!”虽然用吼得道了歉,但还是被老大一巴掌拍在肩膀上原谅了。

不自觉的熟悉起来后,有一天恺撒问他,“你喜欢男的喔。”

路明非那天自觉先是惊喜极了,然后平淡回答一句,“喔。”

他借此领略到了上司潜在的八婆属性,被发短信强行以不来联谊就开除的意大利纳粹主义逼着到了酒吧,就开始缩角落里一遍一遍叹气了。我爱的是你这句话说起来太肉麻了,他猫着腰想象自己勇敢告白的表情动作一百遍,连好不容易记得的“今夜月色很美”都用上了,事实却是恺撒走得很快,据说是被难得撒娇的女朋友呼唤回去了。

包厢里的空气非常温暖,路明非不由昏昏欲睡,他朦朦胧胧的半眯着眼睛毫无焦距的往四周看,顿时觉得群魔乱舞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可爱,一时如同坠入了云雾之中,连感官都模糊起来。他想起了恺撒的身体,一个健康的男人的身体。

突然的,他看见了那身体正在眼前。因为他以为恺撒已经离场,不由大吃一惊。

路明非落到底的视线带着一种暧昧缓缓上移,直到冷冰冰的明亮金瞳激得他打了个冷战,这才看清楚对方并非幻想中的恺撒,于是几乎是使劲揉着眼睛去看刚刚走进来的男人,模糊的视线中,那个青年模样的男人反而显得更加令人向往。

路明非低下头偷偷的去看他,装作在看大腿上的手机。

这是一个男同聚会,俊雅的青年正在和一个走过去的穿着低腰裤的男人说话,一手拿着包,另一只手自然的垂落,脸上的冷淡神情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走过去和他说说话,叫这人露出些更真挚的情感才好。路明非定神看他时,包厢中的光线从男子高挺的鼻梁与薄唇间划过,因而充斥了美感。

他呼出一口气,为青年那种惊人的美倾倒,但又看见他说话时那种从容不迫的拒绝之意,以及那个低腰裤带着一脸遗憾的走开的画面。他忽而厌倦了这种为了摆脱某人而刻意以欣赏眼光去观察别人的身体得出可否上床结论的事情,继续缩着不说话。

现在是晚上主场,找好伴的人聚在一起,夜晚的美不仅在于此类意外的沉迷,还在年轻男人们的脸上辉映着,如此的光彩照人。

那名美丽的青年好像比较中意安静的人,视线在四周寻索一圈之后朝着路明非走了过来,他立刻变得手足无措并唾弃被美色迷住的自己。

“可以坐这里吗?”路明非点点头,然后为自己表现出的兴致缺缺惶恐。

他们开始断断续续的聊起来,面对不熟悉的人,他自己都意识到某种干瘪无趣,直至谈起人生经验和成为现在样子的事情,才稍微表现出一点开朗来。在路明非本人的猜测来看,他们两个好像都少有与别人交流,所以最后就为这小小的愉快互留了手机号码。

数日后在青年的邀请下去了他家,对方意外直白的问起他有没有过性方面的经验。

"怎么可能呢?"路明非摆手反驳,看见对方那种默然沉思的神态,他禁不住开口,"您是刚刚才发现自己的性向吗?"

"我看起来很像是一无所知?"

"因为穿衣方式吧,而且说起话也非常严肃。"

青年注视了路明非片刻,语出惊人,"您真可爱。"

他的脸上的红晕马上烧灼成一片,"请不要拿别人开玩笑!"

"这是真的。"

"问出这样的话,您是想要做那事吗?"

"……是的,发现以后也想试试。"

"那为什么不去夜店反而去联谊呢?"

"我不是只需要一夜的人。"

他的心立刻砰砰的跳动起来,或许是出于对方的脸,或许是氛围太暧昧。于是他转移了一个极其失败的话题,"您习惯于做压倒的一方还是被人压倒的一方呢?"

青年的目光在他脸上没有移开,路明非这才瞠目的发现这个人的可怕之处,"进攻的那方。"

青年的眼神像是捕猎的猛禽。

被那种眼神盯着,他一瞬间想要起身逃开,但这人很快走过来按住了他的肩膀,"一些威士忌,要喝喝看吗?"

"好的。"尴尬应答的同时,他补充道,"晚上有些事,等会可能会离开。"

"当然。"俊美青年的手似有若无的拂过他的后颈,他在那个时刻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逃不开了。

——TBC——

评论(4)
热度(46)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