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龙族架空]上海的春日章一

*重申:楚路,明非一人称向,向导哨兵设定ww这章写完因为构思不完全以及笔力问题可能会断更

9

「你回来了。」以无所事事的姿态靠在阳台躺椅上睁着眼睛的楚子航,手指在已经切开一部分的柚子皮肉上撕扯。

他把柚子果肉上不小心撕下的不完整一片丢进嘴里细细咀嚼,因而发出了类似于「姆」的细小的声音。

然后咀嚼声停止了。

「总感觉这样吃起来不太高兴。」楚子航把柚子重新放回桌子上,手指一推,无表情的看已经不再圆满的果实艰难的滚动着,充分体现了一个双子座的喜怒无常。

哨兵都对柚子有偏爱么?我突然想起了十五岁的路鸣泽和我出去偷柚子得手后高兴到头晕眼花的表情。

「你看见那个大妈的表情了吗?」

「喏。」

「世界上果然只有柚子最好!」

「你上次还说以后天天要吃法国蜗牛吃到吐?」

「那是用来糊弄大人表示我长大了的证据,现在不算啦。」

「那吃柚子呢?」

「嗯……」当时的路鸣泽扳着柚子仔细思考后,犹豫很久才得出了一个结论,「会喜欢,不过是偷偷的喔。」

金色的眼睛顽固的注视着我。

是戳入我心底的利剑。

如今这双回忆中永不褪去色的眼睛和楚子航的微妙的进行了重叠。

“I swear If you come back in my life
I'll be there 'til the end of time ”

希望Blue在解散的时候能有人唱出这句歌词。

我故意朝仰着面根本看不见我的楚子航笑了一下,试图脱离那种没有意义的回忆的影响,「那是因为你撕的很糟糕吧。」我把柚子拿起来重复着剥皮的游戏,很快将一瓣完整的塞进他的嘴里。

楚子航缓慢的动动腮帮子,才反应过来食物来源样直起身体,用一种让人发麻的眼神盯着我,他的眼睛清亮而有质感,「谢谢款待。」

特别的眼睛半闭着,睫毛垂动的样子,有一点像猫咪。但随意放在一侧的日本长刀又令他显得非常锋利。

凭借相貌小看他的人,总觉得会付出相当的代价。我怀着哭笑不得的心情看他,「不是才说要各自回家吗?」

「因为你好像要做不好的事情。」楚子航说得我心中一跳,「……我就来了。」

他五官冷硬,眼神透出的情绪相当严肃,我想起了自己在学长面前败退的姿态,请一定不要是丧家之犬的态度,「不好的事倒是没有。其他的问题有吧,比如让你不要再纠结赤松秀形的情报。」

「其他?」楚子航好像就单纯的重复了一遍我的话。

我咬着夹文件的小夹子,把整理着晚上联系了相当长时间的资料夹到一起,「答应你的资料。这是源氏在华国负责军火接洽的片岗的资料,他家里好像最近出了相当大的问题啊,出轨被夫人得知了,这么不小心真的能做好这种职业?」我装着努力念资料不问世事,忽略楚子航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

「还有收债人德雷克·海姆的近况,虽说是私生活混乱但也没有什么攻击的点,可以勾搭上大型商会的继承人真好啊。虽说人品就像“被喜爱者”惹人嫌恶,但那都不算什么大事。」

「岛崎……」

「那就从赤松秀形下手吧。」楚子航的手按在我的文件上,他就这样再一次的忽略了我的意见,我郁闷得嘴角抽动。

说得好像很容易办到的事,可要赤松秀形出卖真佑英树不仅是考虑到那位水性杨花夫人的缘由。这世间上,绝没有比那位丈夫还会收买人心的了……

「……反正面对曾经的学长我是做不出来威胁他的事情,就算真佑夫人是怪物,而他做出了背叛又怎样呢。连光靠亮丽的外表就能在捕猎人类上无往不利的怪物也有人追捧,无论面对如何奇异的事我也不会奇怪了。」

「你站错立场了。」

楚子航那张不同我很有男子气概的脸露出很难描述一二的表情,似乎是哭泣着又像是微笑,「怪物就是怪物。」

这狰狞的神情正如同恶鬼扭曲作祟。

这个人深切的憎恨着向导与哨兵的对立方抵达到执念的程度。与其说那种恨意仅仅是出于肤浅的双方对立,更不如说是出于具体化的深仇大恨。

这副样子真是令人难过,我不自觉抬起手抚平了他的眉痕,「啊,或许吧。」

这个人的脸上明显露出了错愕,然后做作而迅猛的低下头看表,「五点半。」

「是晚饭时间。」

我笑,「时间强迫症。」

「只是生活习惯而已。」

「冰箱里有泡面。」我转头去拿吃得,后背上一下子感觉到了灼热的视线,不由回过头去听楚子航小声的说话,结果只听到了「……太犯规……」?

在说什么?

这家伙一天到晚懒到连一碗杯面自己也不动手吗?

脸红红的,看上去就像发烧。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一边想着,我打开手机屏幕看见了一则短讯:隔天可以出来吃饭吗?


落款是赤松秀形。

——TBC——

评论
热度(7)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