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龙族架空]上海的春日章一

8

在告别楚子航回家的路上,我特意往高中学校的那条路绕道回去。

不是类似于中二学生“哇啊超级不想回家要绕路”的心理活动而是抱着类似于碰运气的想法去寻找赤松秀形。

赤松是我学校的学长,更多的是平时可以打招呼但说不了亲密话的关系,偶尔讨论同一件事情也是在书店里去买漫画书的时候。

他不是什么好学生,硬要说的话就是比较帅气的外国男高中生,女生的话题总绕不开他,但就是这样的帅哥却十足的宅气并且怕冷怕热怕流血,我还就这一点奇怪过。

要说做黑帮的冷血主义,其实如果不是一件事,我甚至连找出他的努力都不会去做。

赤松秀形打地下黑拳的第一局我去看了,老爹说,“为了还债,这就是现实,残酷的很,不是什么校园里的罗曼史。”

看他被打得脸都肿起来,还艰辛的咽下血和汗的混合物时,我难以说出自己那一刻的感受。

“所以小子,别一天到晚缠着我,帮派不是那么好加的。”老爹总结,他看我的眼神那时候的我很难理解,大概就是非常伤感又不屑的。

可我还是没有放弃,人生总是很难回想出傻逼的时间里我们在干嘛,我到记得很稳,无非是为了当时还很女神范的陈雯雯,“我要加入!”

可是加入以后,脑壳依然傻,我却发现自己不喜欢陈雯雯这姑娘了。

距离产生美感?

大概因为靠得太近喜欢还没变陌生直接就转又爱又恨模式了。

远看一背影打满分,近看姑娘失恋后满脸鼻涕简直不能忍。

赤松会来高中的书店吗?我想着这人怀旧的性格,又嘲笑事情根本不可能巧到自己想去看他就可以。

结果事情偶尔也会以人的意见为转移的,我回忆高中忆苦思甜的站在书架前抽出一本少儿读物,正好赤松戴着厚厚的棉质格子围巾从古今中外名著的架子前走过来,“路明非?”

他精确的叫出了我的名字,文雅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赤松学长。”我尴尬的把书放回去,赤松秀形立刻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虽然打了黑拳,但气质依然还是偏向于温和,这似乎也是博取我好感度的原因之一。“真意外,能在这里看到你。”

我对于前辈总抱着莫名的敬畏之心,因而立刻作答,“我是想看看能不能碰见学长才来的。”

“哦?”赤松秀形惊讶的说,可他那种惊讶更加的流于表面。

我说,“学长,您现在在真贺社工作?”

赤松确切的说,“是的,托了真佑先生的福。”他把围巾向上推,把脖子周围裹得更加严实,我看着他因为寒冷而泛白的手指,又对这家伙怕冷的程度有了新认知。“许久不见了,您更加的风姿斐然。”

“就算学长您这么说,我也无法认同日本礼节里对男人有如此程度的称赞。”我抽抽嘴角,“能看见您过上如今的生活,我也放心了。”看着他俊秀的脸,我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骨女……那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楚子航说的话,我没有必要全部听从,超能力和灵异不代表一些东西……

“学长现在还在看漫画书?”我问。

赤松秀形回答,“不是。”他扬了扬手中纯文学化的难懂书籍,“现在看这个了。”

“真是高雅的爱好啊。”

赤松看着书本的眼神复杂,“我……也是渐渐学习的。”

是为了那位高雅的夫人吗?

我最终也没有问出这个话题。

——TBC——

评论(2)
热度(6)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