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龙族架空]上海的春日章一

*中国传说是画皮鬼ww

7

短讯发过去几乎是秒回,看来这家伙也完全没有用心在真贺社三人的爱恨情仇中——
"From:楚子航
淮海路红房子。
已订。"

西餐?还真是外国佬的作风。

"To:楚子航
真贺社楼下大排档。
没订。"

……

结果在楼下绕了一圈也没找到大排档,只好蹲在真贺社旁边咖啡厅门口百无聊赖的发讯息。

芬格尔老找不到人,最近忙着在他自己开的报社里瞎忙活,陈雯雯今天上午九点的面试,现在估计还在里面,不知道顺不顺利,因为帮派组织松散也不需要什么运筹帷幄处理文件一类的。

我蹲到小腿快没知觉时,楚子航走过来了,他低下头看我,"高档社区的大排档?"

"这不是想让你体验一下原滋原味的上海土著生活吗?"我说,"跑到别的国家吃西餐没意思透了。"

楚子航的手伸过来,我以为他是要扶我起来,结果他撑着我的肩膀和我一起蹲在咖啡厅门口,"你请客?"

我拍掉这个人那只几乎完全覆盖了我整边肩膀的手,有种怪怪的感觉,"为了五千万我也要请客啊。"

"投资?"

"你也别笑,"我死皮赖脸,"我不是只习惯请路边摊?大上海这又不是情侣约会去什么淮海路啊,路边摊就足够五千万业务单了。"

然后是尴尬的沉默。虽说看上去就知道楚子航是那种习惯沉默的人,而且多数情况下并不是说不出来而是懒得说,但是……果然还是要努力找话题。

"真佑家的那位夫人真是美丽啊。"我侧过头企图装作自己注意力已经转到马路对面便利店的收银员妹子身上。

"真佑英树的妻子今年二十三。"楚子航说。

"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气质,真佑先生的年纪不小了吧,居然能娶到这样年龄的妻子……"我话说到一半楚子航突然打断了我。

"真佑英树三十五,赤松秀形二十四。"

"什?"为什么我感觉你这家伙要丢出不得了的话了啊!?

"赤松秀形是真佑夫人的情人。"楚子航发话了,"真佑英树是个在某些事上十分懦弱的男人,也很迟钝。"

"赤松秀形是站在真佑社长身后的?"我无意识的拉断了自己一根头发,然后直龇牙。

"真佑英树的助理,也是借由真佑夫人认识的朋友。"楚子航说,"你应该认识他的。"

我愣住了,为什么老感觉这家伙知道得太多……?"我认识他,不过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他是我曾经的学长。"

楚子航定定的看着我,"不止是这个吧?"

"你要干嘛?"我问,"说实话,"我站了起来,因为蹲太久有些腿软,"他当地下拳手的事也没必要提起了,这家伙不是改过自新了吗?"

"喜欢上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上司的妻子还和她发展出关系,算是完全没错?"楚子航脸上似乎更加表情缺乏了。

"总之就算是没办法从真佑英树那里得到消息,也没必要从赤松那里下手。"

"是嘛?"楚子航的眼神落点是飘忽的,"你听说过日本关于骨女的传说吗?"

"嗯?"我突然觉得这家伙就像邪教卖安利的,在追查那批血清上时恨不得用尽各种方法把每个人洗脑成完成任务模式。

"是一种精神与肉体的反射关系。一个人死去后,肉体上却因为执念存留,就算只剩下骨头了也勉强活着,那种存在就是骨女,因为能让一个人活下去的执念往往都是复仇,所以与其说是活着的人类不如说是是极恶的鬼。"楚子航冲咖啡店出来的客人从容不迫的点头,若无其事的站起来。

"真是可怕的都市传说。"我被他就像升旗时审阅班级的姿态惊了一下,然后就情不自禁的顺着这家伙卖安利了。

"所以不走真佑英树这条线调查也是不错的,因为非常危险啊。"楚子航的皮鞋踏在地上,干净得反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

——TBC

评论(2)
热度(5)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