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龙族架空]上海的春日章一

4

如果要问职业从事的必要性,我是必要去当一个混黑的吗?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有可能是因为陈雯雯老爹的影响,年轻时什么好事都没干过,光知道去羡慕黑社会收账的自由劲,等到老到楼下大妈叫你都充满惊讶的询问怎么还没找个女孩子安定下来成家立业的时候,也不想去耽搁什么好女孩了。

要说现在这份光拿钱不干活的日子,还是笨姑娘老爹给的,最初意义是为了给陈雯雯当嫁妆。不过有了陈雯雯“真爱”赵孟华的出现,这个借口也不能当回事,老头子死之前就反反复复说句话,不要让她接触这里。为了让老爹死也待在赵孟华旁边没回来的傻货过个正常女孩子的日子,别人怎么说我都愣是没让她当事,没心没肺忘恩负义也听惯了。

陈雯雯开始也挺争气,可是自从和赵孟华感情危机之后,她就辞了学校老师的工作一天到晚说什么想玩堕落,叫我去把赵孟华摊上麻袋打一顿。

我一次都没打过赵孟华,知道自己打完后非被陈雯雯这傻货念死。

世界上怎么有姑娘这么傻呢?

就像我不理解也不喜欢苏茜。

苏茜的截然相反体现在方方面面,虽然两个姑娘都不是坏蛋,苏茜戴着戒指在饭桌子上谈笑风生时,总是少有提起那戒指的关联人,别人说也岔开话题,和陈雯雯说起赵孟华就我见犹怜的表情形成两个极端。

苏茜是总是憋着自己什么都不说,唯一一次看见她哭出来也不是什么可以说的经历,那时我和陈雯雯从百货超市里去停车场,看见这姑娘蹲在自己的车子旁边捂着脸哭,哭声是断续的,低声的,我还是强烈的感到了她的崩溃。

那种绝望的情绪激素向外扩散着,几乎是在瞬间占据我的所有感官,填满我的大脑,也就是那一刻,我清晰的了解到久违的能力回归了。

所以看见陈雯雯去安慰苏茜时,处于震惊中的我也没有去阻止她。

大概就是某种不幸的开头为缘由了解了对方以后,才渐渐的成为了熟人。

“实际上她很少提起你。”我把桌子上胡乱堆放着的东西扫到一边,示意对方把东西放下。

坐在沙发上的人是苏茜的前男友楚子航,背部挺直,怎么说呢,看脸的话就是苏茜喜欢的那类人,“打扰了。”他把和我房间格格不入的漂亮水果放下时,我几乎已经为完全没感到的对方的歉意有点出戏了。

或许是那种“老师的得力帮手”的表情而已,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年去学校拿陈雯雯资料时和我说话的老师的表情,类似于表面可惜内里轻视的那一种。

不过也可能是德意志的民风民俗,比如一个面部表情缺失症患者,我在心里嗤了一声,“您找我只是一次拜访?”我说着,一边从一堆东西中拿出了威士忌和杯子递过去。

楚子航的手见鬼的带着一种娴熟,打开威士忌塞口,倒进去,威士忌的流淌声中他开口,“并不只是一次拜访,有非常重要的事需要帮忙。”

我说,“关于上海的事?”

“是的,有关一些人的行踪,苏茜说找你应该可以。”楚子航几乎是迅速的把苏茜供了出来,他倒完酒以后,家教良好的盖上了威士忌酒塞,还规矩的把它放在桌子上。

可怕的家伙,我想,嘴巴里就虚伪了,“如果我能帮上忙就可以。”如果恐怕是世界上最不定的词语,最难以兑现的承诺。

楚子航的手指在陈雯雯那小丫头送的玻璃杯沿游动,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挺像一只打架的手,我不由得咋舌,转开了目光,第一次知道我会是个手控来着……

“抱歉,”楚子航发声了,“但是希望你一定帮助我。”他的背和沙发有一截距离,另一只手悬空在右侧摸索着,就像武器应该占有的空间。

不过那姿势不像威胁,倒是挺赏心悦目的。

刀?“帮助?”我耸肩,“那……到底是什么事?能知道前因后果吗?”

“……研究室关于向导的血清被盗走了。”终于意识到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才会帮他,这个人倒是果断。

“研究?”

“是的,被目的不明的人拿走了一部分的资料和材料。”

“反正你们两方的目的都是一样咯,拿别人做研究什么的。”我瞪着他。

“不一样的,”楚子航倒是很严肃,“我们提供每日三餐五菜一汤加下午茶,一个月提供一次自由定义的旅游,工资是普通黑社会的三倍。”

三倍!我可以去吗?等等……

“还不是做研究,只是……”打了个好旗号。这话说到一半,我闭嘴了。

楚子航递给我一张报表。

“这是什么?”我看着表,“外援协议……?五千万?”

“你去吗?”楚子航看我。

“我当然不是个会因为钱动摇的人,”我把报表拿着,“说吧,要我做什么?”

楚子航甚至连一点惊讶都没有,所以说我讨厌德国裔,“找到从日本来的的源氏帮主,华人很排外,换成总部的人做不成。”

“源氏?你们的胆子不小啊,玩这个?”

“要做这单?”

“当然做!”

——TBC——

评论(2)
热度(10)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