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FZ]嫖闪闪

*文如其名,无内涵节操短文
*简洁直白[才怪

浅见是神社的巫女,从幼年起就虔诚的侍奉着神明,因为是对神明怀着深深情怀的孩子,所以在活着的时候顺风顺水,但是巫女大人在一场战争中死去了之后,她的灵因为某种渴望而摇曳着向天上前行。

“停止!”

八百万神明对这巫女说。

只有一个神明没有发出声音。

要听神明大人的话……

死亡后几乎丧失了所有记忆的巫女想起了母亲的话,她不甘的后退着,眼睛看着天空:想要去最高的……

当巫女回到地面,她的头永远无法停止看向天空之上,渐渐的,巫女的灵憎恨上了以前的自己。

我为什么无法得到解脱,无法成佛呢?

她也憎恨着以前的自己所爱的神明,为什么无能为力呢,为什么阻止她向着天上?!

我恨……

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

战国巫女徘徊在无人的荒原中,任由对一切的怨毒滋生着。

“浅见。”

如此令人悲伤的故事里,巫女的神明降临了,唯一没有发言的天御中主神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我的孩子。”

“天御中主神,为何我无法成佛呢?”被神明否定的孩子流泪了。

天御中主神告诉她,“往日出之地去。”

没有疲惫可言,没有幸福可言,巫女出发了。

巫女的灵看不见凡人之爱,看不见恶人之欲,她只是按照神明的话,跌跌撞撞的前进。

没有一个人看得见灵,凡人恶人都看不见她,她的行走在叫做冬木的小镇停止了。

这个小镇上有一座神社,神社香火不旺,而且神社的巫女悲惨的因为麻风死去了。

巫女留了下来,她看着人们把另一个巫女的尸体抬出去,心里想:我要在这里做巫女。

于是她成了小镇神社的隐形巫女,白天化为一只黑猫行走,为人们驱逐病痛。

渐渐的,冬木的黑猫巫女声明远播。

直到了很久很久以后,冬木镇成了一座现代化的都市,黑猫也不再给神社做巫女。

它游荡在冬木,向温柔的人们索取食物,它不再认为自己只能以巫女的形式活着,因为它也可以做一只可爱的猫。

直到那个英灵出现为止。

巫女看着笨拙的晃着秋千的人,在夕阳下金光闪闪的,光线投射在他的侧脸,看上去令人舒服极了。

非常温暖的人。

那一刻,原本认为自己做什么都可以的巫女突然有了强烈的想要变成人的欲望。

神明大人……我爱上了除你之外的人。

经过了数年,她也没有再能变成人的力量。

于是巫女在星光闪闪的夜晚,在那个人坐过的秋千架许愿,“神明大人,我想触碰他。”

天御中主神回应了她的心愿,告诉巫女,“去见他吧。”

巫女静静的坐在秋千架上没有动,她的手终于有了实感,作为一个灵,她也终于能感受到这个人的温度。

她直起身体,依靠着灵的直觉去找到那个人,那个人,按照人类的观念来说不是美男子吧?

活着的巫女的时代,光源氏那样的才子才是美男子,她心想,自己一定是个只看中才情的好女人。

从未有把自己当做女人的巫女红着面颊。

当巫女走进他,被这个男性英灵轻佻的声音羞红了脸颊。

这时她已经明白,对方也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普通的人类。

但是巫女还是和叫“吉尔”的男性有了一个不再是巫女的夜晚,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的一夜。

“为什么不再去呢。”天御中主神问。

“一切都是会消失的,神明大人。”巫女回答。一切的一切,那个人,我,或者您……

在圣杯的污泥之上的男性英灵神态傲慢,与巫女的印象截然相反,她胸中涌动的爱情消失了。

活了太久的巫女很快忘记了爱,人类总是健忘的,即使已经成了灵。

我到底爱过什么呢?我也不再爱神了。

这种觉悟令巫女雪白的头发变成了黑色。

她已经不再是神明的巫女,灵遗忘了爱,朝天上而去。

八百万神明怒吼着,巫女没有停下脚步,她执着的向最闪亮的地方。

直到到达天空之上……



在很久以前,创造神明的人问他的同伴,神明太强大了,永生不死,要定下什么规则让一切自然的顺应自然而死?

让人的灵向往天上吧,只有对神不感到恐惧的人才能去的地方,那时候,神明自然衰弱,一切自然的回归土壤。同伴回答。

——END——

评论
热度(6)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