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龙族架空]上海的春日章一

*说好的高大上撕逼气场荡然无存
*我……我一定要写撕逼,我不可能写不出来
*又玩了师兄的身高梗对不起
*明非从黑帮转职成吐槽役[难道我真的不具备写高大上的气场只有逗比气场
*设定:哨兵/向导是欧美同人圈中三大设定中的一种,区别于ABO和支配/服从。
哨兵为五感发达、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耐力等。向导拥有较强的精神力量,可以引导、辅助哨兵作战,也可以安抚哨兵躁动的情绪,反之哨兵负责保护向导。
哨兵和向导都拥有自己的精神体,是各种各样的动物。精神体和主人相似,有自己的意识。
哨兵和向导可以进行精神上的结合,也可以是肉体上的……

3

 陈雯雯住的公寓地点需要出去我开的酒吧巷子以后往东两条街。当然,光是这既不节俭,也不明白钱重要性的姑娘的干瘪钱包是没法负担起单人租住现在所住房子的责任的。

如果问起这种问题,她就会说,“这种事情是看有没有自己付钱的决心啦。”

就我自己的看法而言,这种事情完全是由钱包里的纸钞数量决定的。

原本和陈雯雯合租的人是因为工作才来到上海的的苏茜,那种完全与陈雯雯相反完全甚至找不到共同点的大胸女人。

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会为此付出努力……

说实话我这一生最讨厌的恐怕也就是这种类型的女人了,既对我毫无吸引力到了做爱也没法,又及,都是迷茫主义的错。

大概就是相反的人也无法互相吸引,证明人不是磁铁的定律吧。

虽然最终还是成了类似朋友的存在。

但是苏茜也在近期离开了上海,在港口的那艘船即将开启的码头上,记忆也不清楚了,只是最后拥抱时有种很清晰的感觉。

苏茜看着我,几乎是悲伤的请求着我千万要提防协会的人,这是我第一次看清楚她的眼睛或是说领略到这个人也是有魅力的,她眼睛的形状像是叶子,手指上和不知名人士的订婚戒指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深刻的圈,那时的我在思考的——

怎么有人会拒绝苏茜呢?

在世人的眼光里,大概就是那种好女人代表型。

有一点没有说过,只有陈雯雯那种自我中心一天到晚没想事的傻货才会不知道她拿回来那张制作精美的海报正是出自苏茜就职的协会——向导协会。

站在我的角度是也不明白为什么苏茜会叫我去提防一个自己工作的无关紧要的组织的。

之前因为不值一提的理由委托一天到晚没事干的人查了一下苏茜的作息,看出怎么都不是正常作息吧。

所以在分别之后也有去了解向导,感到那种事情也会摆在台面上的惊讶。

向导拥有远比常人强悍的感知力与精神力,能感知到周围人的情绪,找到恶者,甚至能做到把精神体具现化。因为能力很强的原因不可以被心存剖测者利用,所以要好好的联合起来保护彼此才行。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呢?”一天到晚没事干的人问我。

“不去。”我看他,“你这蠢货为什么不告诉我关于哨兵的事?一天到晚没事就赖在我这里,混黑也不是让你混吃混喝的。”

“芬格尔。”

“重复你名字干嘛?”

“不是‘你这蠢货’是芬格尔。”

我直接把一整瓶的酒丢给了他,妄图堵住蠢货的嘴,“那种事情怎么都好,我是不会对德国佬手下留情的。”

芬格尔接过了酒瓶,“你比起以前还真是变了很多啊。”

“我会把这话当成夸奖,以及请不要随意说出暴露了年龄的话。”

“都是这种年纪了说说也没什么吧。”

“这就是你没有女朋友的原因,一般的女孩子总会喜欢外国人帅哥的。”

“只是一晚上的喜欢而已——你说出这话是出于注定被哨兵压倒一辈子的向导的怨念吗?”芬格尔把酒往杯子里倒。

“完全不是,你连那种一晚上女孩子都找不到吧,男友力太缺失了,”我没理芬格尔,把酒吧钥匙丢在桌面上,“我要回去睡,记得喝完关门,还有,”我又把酒吧钥匙拎起来在他面前摇晃的噼里啪啦响,“身为前辈要有前辈的风范,提起别人的痛事是前辈风格吗?”

“有了风格你就会叫我师兄了吗?”

“因为年纪相差太大叫师叔还差不多。”

“那不是就完全出于无礼的理由叫别人改变了吗?”

“不认为对您需要有礼貌。”

“过分啊——”

我在出酒吧门的那一刻收到了苏茜的跨洋短信,“小心协会,最好不要和叫楚子航的人接触。”

我正准备低下头回信的时候,忽然看见旁边路灯下站着一个人,而且因为路灯下中心是黑暗的看不见脸。

这家伙……比我矮啊。

我试着目测了一下身高,转身走了,比我矮的家伙没必要在意。

虽然看上去大概只有一厘米的差距,而且还在奇怪的看着我。

苏茜不是会喜欢比我矮的人的类型,作为我的经验之谈,想想作为一个其实没谈过恋爱的黑帮老大我也是蛮拼的。

……困死了回去睡觉。

——TBC——

评论(4)
热度(6)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