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

[龙族架空]上海的春日章一

*架空设定,上海地头蛇向导和前来旅游的哨兵上校

*第一人称视角是路明非视角,因为时代设定以及一些作者的恶趣味有所不同

*向导和哨兵设定。

*OOC怪欧美太太设定太奔放/以及生活改变的所有人/蠢哭我

1


我憎恨着总和陈雯雯吵架的自己。

那不过是只母狗,不懂感谢的贱人,浑身都挂满了在这个糟糕社会上生活所不必要的装饰品的蠢货姑娘。就算念着大家都不懂的十四行诗,褒扬王尔德的唯美主义,本质上也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而已。

她又一次被雇佣的人家遣送回来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就上前打了陈雯雯一巴掌,恨不得打跑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你真是个傻子,没心没肺的傻子。你差点为了你愚蠢可笑的幻想毁了一个小孩子的人生,难道你也是个流着鼻涕在妈妈后面跟着的傻逼?醒醒吧,你妈死了,而你已经是个可以出去工作的大人了。”

陈雯雯马上委屈得像个小处女一样:“我没有!我不是个坏女人!”她好像达芙妮高贵纯洁面对帅哥太阳神也不为所动,但我知道她犯浑的本质。

我瞪着她,“那你为什么去谋害主人家的孩子?为了做女主人?省省吧,你就是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叫你去做家庭教师是为了让你这挥霍无度的小姑娘挣点钱!”

“我不是!害了那孩子的是苏珊娜!她就是个恶毒的小婊子!”陈雯雯尖叫,她用力的抓住自己的头发,把头皮向外拉扯着,“是她!我只是帮那孩子把门窗关上而已!”

她的声音是如此的声嘶力竭,我不耐烦的把这烦人的东西丢到床上,“滚!我管他什么苏珊娜李珊娜,是你自己管的太多,难道你不知道离主人家的恩怨远一点吗?你这白痴看不出来苏珊娜和那个李家的公子哥是那种关系?你能卖屁股吗?不能就给我老老实实的!”

陈雯雯声音低下来了,在床上默默地缩成一团,双手抱膝,“我是好女孩,不卖的。”

我笑了,是冷笑,“不卖?你在这样下去不卖也得卖。没人能养你一辈子,这之中当然包括我。”

“那我卖给你吧。”陈雯雯想了一下,不情不愿的说。

我被这姑娘的不思进取气了个倒仰,快想打开这姑娘的脑子,看看她在想什么,“胸都没长好的小姑娘的屁股我没兴趣。你就不知道自己去挣钱吗?”

“我会遇到一个有钱人的……”她不依不挠的表达着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放弃过的想法,好像还能碰上一个吃了脑残片的赵孟华。

但到底还是没讽刺出来,一碰到赵孟华的事,陈雯雯就要发疯。

“要抱抱……”她看着我,双手张开,这一刻到时像个正常文静的女孩子了,我故意装得拽兮兮的靠过去,抱了抱这没长大脑的小白,“你的洗头膏的味道好恶心。”

“我头发好像三天没洗了……”

“恶心死了!”

“还有,我真的很讨厌和你这种歇斯底里的傻逼吵……”

“你才傻逼!”

那天窗外的香樟树印着陈雯雯的脸到显得蛮好看的,结果再一次回忆起的就只有自己抓住这女孩肩膀的力气与棉布衣服的质感了。



2
 
白痴姑娘拿回来那个劳什子哨兵公会和向导公会的在上海的开张海报给我时,笑得像个蠢比,"好像是新开的什么福利公会,给特殊群体的。" 

我拿着柠檬汁就开始看这人不耐烦,“给我干嘛?” 
 
“不是看人家海报做得好吗?学着点,你宣传帮派的海报弄得跟三亚那里的低级黑社会一样。”陈雯雯开始拿着胖子那傻货随手画的海报对着我指手画脚。 
 
我卯足了力气拍开了陈雯雯作乱的手,“你挺有精神的嘛,自己去找工作。” 
 
提起找工作这怂货就焉,她捋直头发,嘴角拉开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大哥看我怎么样?” 
 
“你什么你?”我装傻逼。 
 
陈雯雯总是特犯贱,特不知道啥叫适可而止,“加入帮派呗。” 

“没门。”我看着这姑娘恨不得她这一刻停止这种没意义的事自己乖乖找工作去领会人生的意义—— 
 
“大哥你看我啊。”结果还是缠个没完。 
 
“谁昨天说要做个好姑娘的?”我感觉自己特霸气的把柠檬汁丢到了桌面上,恨不得谁来泼她一头的冷水叫她不要看我好说话就没完没了,“说出来的话被昨天那头讨食的老狗吃了?” 
 
“因为大哥你是总忘记自己说了啥的蠢货······”她好像是说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傻话一样极其做作的捂住了嘴巴。 
 
小婊砸······ 
 
我忍着把玻璃杯往她头上按让她头破血流的冲动,“陈雯雯,自己该干嘛干嘛去。” 
 
“你想来这里,也不是不可以······”我扭过头,看见这傻逼似乎对油盐不进的我被她撬开了口而惊讶激动。 
 
怀着深沉的恶意,我说,“你不是说你要嫁给赵孟华?他娶个黑社会?” 
 
陈雯雯好像一口气提到了喉头,又被她硬生生咽了下去,整张脸都扭曲了。“你混蛋!”她最终爆发出了超越以往的分贝的声音,像所有TVB剧里被渣男无情抛弃的女主角一样捂着脸跑出了酒吧 
 
旁边喝酒喝得正嗨的男人们嘴巴里的黄色泡沫还没擦干净就大张着调侃我,“不错啊。” 
 
不知道是调侃我看上了陈雯雯那种平板还是什么,不过这群人的脑壳里也只装乳房和女人了,我迎着他们的目光说,“那姑娘不是我女朋友,想让我免单的人别出来混。” 
 
他们立刻就闭嘴了········这么恶心的只能让人联想到蛆虫的嘴巴还是闭上比较好。 
 
我擦着酒杯,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烦躁,陈雯雯这女人太麻烦了,这蠢姑娘有时又让我爱极了她,但多数情况是恨得她一辈子不要出现。 
 
被一个人影响是很危险的事,不过这种被情绪影响的事也不是第一桩了。 
 
因为我曾经拥有着一种特殊的能力,能感受到一个人最私密的情绪与最隐秘的想法,但这种能力已经随着我最亲爱的兄弟的消失隐匿殆尽了。 
 
路鸣泽走了,带走了困扰我让我恐惧的能力,但是现在这能力又慢慢的回来了。 
 
“没用,比以前的我还没用。路鸣泽个傻逼。”


——TBC——


评论(10)
热度(13)
杂食
写写自己喜欢的人和配对
练笔
云养猫
本人嘴巴很毒
本命是长门和德皇,CP是青火

关注的博客